写出一题就插一下,好痛轻一点你出去好不好

 “是啊,怎么,你有事儿?”

  “我能有什么事儿?既然你是部队的,那赶紧转301去儿,甭跟我们这搅和了。”

 文学

  江潮一听,怎么茬,敢情是轰他走来了?

  多少人挤破头,都上赶着不着的,她居然想撵他走?

  好吧,刚溜走的兴趣又兜风回来了,江大爷很欣慰。

  “你不是刚说的吗?301有什么好的?我这小病到哪都一样治法,再说你们这环境不错,护士服务态度也好,我就不瞎折腾了。”

  看江潮一副不紧不慢的懒散样儿,林欢真有些无语了。

  “你是在讽刺我服务态度不好吗?”

  “没有啊,我又没有说反话的习惯。”

  江潮似乎真对那晚被抓鸟儿的事失去了记忆,林欢狠狠瞪着他,想从他那张波澜不惊的脸上看出点什么,却失败了。

  艹,难道是我自己记忆力衰退,出现幻觉了?

  江潮越看林欢越觉得好玩,索性一抬手,跟老佛爷似的,“林护士,我想下床走走,你扶我一下好吗?”

  “你们家不是有的是路子吗?就找不出一个人来陪你?”

  江潮黯然叹息,镜片后的眸子隐约泛起了泪光,“哎,林护士你不知道,我家里人虽然不少,可没几个人待见我。我妈妈走的早,我爸他又特别忙,根本没时间管我。”

  一番话彻底把林欢说懵了,一向吃软不吃硬的二货女青年,被戳中软肋,鼻子也酸了。

  因为林欢的亲生父亲也是早亡,她妈妈一个人把她拉扯大,除了孟琰汐他妈,别的亲戚朋友几乎没有,要是问她妈她爸的事儿,却总是含含糊糊地说不清楚。

  林欢是二,但不是傻,隐约觉得她爸的死,没有那么简单。

  所以听了江潮的这番话,林欢感触颇深,居然怔住了。

  江潮心中得意,伸手抓住了林欢的胳膊,左右晃悠,“林护士,你怎么了?能扶我走走吗?”

  “额,哦行。”

  林欢搀扶起江潮,他有意无意地靠过来,头发丝儿拂过她的面颊,又麻又痒。

第11章

  林欢转头瞪了江潮一眼,“喂,我是看你可怜,可不是怕你啊。”

  江潮温润一笑,“是,我知道,林护士你是个好人,心地善良着呐。”

  “那可不。”

  林欢大大咧咧的笑了,搀着江潮出了屋,满楼道的遛达。

  把全科人都给吓傻了,张黎更是“嗷呜”一声,直接挺尸了。

  江潮闻着林欢身上淡淡的桂花味,觉得很舒服,忍不住动动鼻子,多闻了几下。

  林欢不疑有他,想起了什么就问,“哎对了,刚才他们怎么还叫你老师?你是老师吗?”

  江潮凑到林欢耳边,柔声道,“你猜呢?”

  林欢耳朵是敏感带,被他弄得半边身子都麻酥的了,扶在江潮腰间的手,掐住ròu这么一拧。

  “不长记性是吧?小心我阉了你。”

  江潮不但没急眼,反而挺嘚瑟地笑了,“是,林姐姐,小弟我再也不敢了。”

  这下林欢恍然大悟,原来姓江的什么都记得,刚才是拿她开涮呐。

  现在他和盘托出,是认准了她不会撒手,让他摔地上。

  “江潮,我艹你大爷!”

  “呵呵,我大爷早就作古了,你换个人艹艹吧。”

  估计整个普外科病房的人都想不到,搀扶着走在一起的两个人,他们之间的对话竟然是这样蛋~疼的。

  尤其是江潮还很随意地跟林欢咬了耳朵,那副温柔宠溺的样子,险些闪瞎了护士们的眼球。

  好吧,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就这么一件小破事儿,传到孟琰汐耳朵里,就变成了林欢勾搭上超级高干,飞上枝头变凤凰,攀高枝儿去鸟。

  孟琰汐听到传言的时候,笑了笑,显得并没在意,但到了下午,趁着他的脑外科没什么事,就晃悠到普外科了。

  你说他来的也够巧的,正碰上他们院长带着领导班子,来科里探望江潮,林欢作为江潮的责任护士,理所当然也被请了进去。

  孟琰汐走到病房外,透过门缝儿往里边看,院长副院长还有书记们,一个个都跟脸上开了花似的,冲病床上一个戴眼镜的白净青年,点头哈腰的说着什么。

  林欢被挤到了最外面,特别不耐烦的听着他们嘚啵嘚啵,望着天花板直翻白眼。

  孟琰汐忍俊不禁,心说传言这东西真是不可信,欢子那么低的情商,要是懂得去勾搭男人,他还用等到现在吗?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40499.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