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了新数学老师的处,被催眠的高小柔第10章

  江潮傻眼了,被锁在公共厕所里,绝对是破天荒的头一回,望着天花板,他肺都要气炸了,后槽牙也咬碎了好几颗。

  “小二?她叫我小二?”

第12章

 文学

  先不提公共厕所里这位杯具爷,接着说咱们的林二货,她四蹄狂飞,很快又绕回了书店大门,那四个横丝ròu却已经不翼而飞了。

  艹蛋了,还以为多厉害的玩意儿,这就走了?

  听林欢的意思,她还挺遗憾,不过很快她就不遗憾了,因为在马路对面,一辆白色的路虎前,她居然看见江潮了。

  啊?他刚刚不是坐着轮椅,被她锁在厕所里了吗?怎么一转眼就跑那头去儿了?

  林欢一边骂骂咧咧,一边挽起袖子往马路那边冲,到了路虎跟前,她猛地一拽江潮的胳膊,骂道,“江潮,你的轮椅呢?敢情你都能开车了,还骗我说你走不了路?你是不是找死?”

  站在路虎车门边的那个“江潮”,被林欢骂得都傻了,眨眨眼,动了动嘴唇,似乎想说什么。

  林欢看他不说话,就更来气了,抬手就去掐他胳膊,“我让你骗我,我今天非得阉了你不可。”

  就在这时,从路虎的副驾驶位子,又下来了一个军装男人,风纪扣也不系,头发还有点长,长得就跟画里的人似的。

  “是你?!”

  来者何人,大家应该都明白了吧?

  没错,正是江湛和乐逸,如果你没看懂,很抱歉,那不是你打开的方式不对,一定是我前面忘了说。

  江潮和江湛,人家哥俩儿是双胞胎,绝对同卵的,因为两人长得是,一模一样……

  江潮,男,二十五岁,未婚。

  江湛,男,二十五岁,未婚。

  江潮比江湛早出生十五分钟,严格来说,其实后被从肚子里拽出来的才应该是哥哥。

  仔细看的话,哥俩儿还是有区别的,比如江潮戴眼镜,江湛的头发要短一些,身材也更状一些。

  所以林欢第一眼没认出来,再看就觉出不对劲了。

  松开手,后退了几步,冷冷道,“你不是江潮?”

  再说江湛和乐逸看见林欢,都是又惊又喜,特别是江湛,感觉心脏跳的噗通噗通的,动静那叫一个大。

  怎么会是她?

  她为什么会在这?

  她认识江潮?

  真他妈的操蛋,江潮,怎么到哪都有你的事儿?个阴魂不散的东西!

  还有乐逸,这半个多月他天天念叨着林欢,恨不得扒了她的皮,问候她祖宗十八代。

  今天跟江湛一起来医院看他哥,本来也是无精打采,五脊六兽的,可一瞅见林欢,就立马恢复了那种打了鸡血的状态。

  乐逸曾经幻想过跟林欢的重逢,可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

  那天林欢走了之后,他们先把吴霆弄301去儿了,因为他伤得最重,睾。丸扭转,这半个月一直请病假跟家躺着呐。

  梁新民和江湛都没什么事,基本上属于轻微伤的范畴,乐逸同志则属于心理创伤最严重的。

  每每想到那个混合了酸臭味道的吻,乐逸就犯恶心,浑身不得劲。

  四位爷从来没有这么齐心合力过,可是找了半个月,愣是一点林欢的消息都没有。

  今天呢,梁新民上班,吴霆有案子,江湛就叫了乐逸陪着,一起来探望他哥。他是打心眼里不想来,可是亲哥住院了,不来确实有点说不过去,没辙啊,还是来吧。

  要是知道今天能跟这小破医院门口碰着林欢,梁新民和吴霆就是下刀子也得来呀。

  好了,回忆就先说到这里,还是接着讲咱们的林二货,她看了看江湛,又去看乐逸,看她长得跟个大姑娘似的,忍不住撇着嘴暗骂了一句。

  艹,这倒霉玩意儿到底是男是女?别再是个二尾子吧?

  乐逸看见林欢瞪他,还以为她被自己的美貌震慑住了,那股自恋骚包的劲头又来了。

  “怎么?你想起我来了?那天你够拽的啊,居然就那么跑了。”

  林欢的嘴撇得更大了,眉头皱成一团,“你说什么呐?我根本就不认识你,你是谁啊?”

  一句话把乐逸弄得脸都绿了,得意的笑容僵在脸上,嘴角和眼角一起抽了,“你……”

  江湛紧紧盯着林欢,长长舒了几口气,才佯装淡定地说:“你认识我哥?”

  “哦————”

  林欢恍然大悟,指着江湛一通点,“你是江潮的弟弟,你们是双胞胎,要不怎么跟一个模子刻出来似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40503.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