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不是说只是补课吗,把冰葡萄一颗一颗往里堆

  纠结着她夸你美,又把你忘了的这档子破事儿,是要闹哪样啊?

  乐逸不是个会掩饰情绪的人,当下脸就沉下来了。

  “哼,真是个猪脑子!”

 文学

  他说的声音不大,林欢压根就没听到,她正感慨着高级车就是他妈高级,连座椅都是真皮的,摸着就跟便宜车不一样。

  江湛通过内后视镜,望着林欢一直乐,这女人果然不一般,居然能干出那么彪悍的事儿?

  以前从来都是江潮玩他,涮他,拿他当枪使,这次终于看见江潮丢人,他能不激动吗?

  林欢,原来她叫林欢。

  江湛轻轻咳了两声,带着无穷的笑意说道,“哥,你好点了吗?咱中午吃什么去儿啊?”

  江潮咬牙咬得腮帮子都疼了,心说让你拾乐,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的。

  “不知道,别问我,我不想吃。”

  一说吃的,林欢听见了,“哎?小二你别不吃啊 ,你刚做完手术,得补充营养,你必须得吃,不吃不行。”

  江潮再也忍受不了,转头狠狠瞪着她,“你现在知道我刚做完手术了?不是你刚才推着我满大街跑的时候了?”

  “噗”,江湛喷了,小二?她居然管江潮叫小二?

  本来绷着脸的乐逸,也喷了,咬牙想忍住笑,但愣是没忍住,小二?亏她想得出来?

  “那我不是为了救你吗?那四个男的一看就是练家子,我打不过他们啊。”

  林欢一副特别有理的样子,倒把江潮给噎了个半死,本来那几个人就是他找来的,却把自己个儿祸害成这样。

  这能赖谁?纯粹是菊花拔罐子,作死!(嘬死)

  “你打不过,你打不过也不一定就得把我锁女厕所里边啊!”

  “额。”

  林欢这才反应过来,是哦,藏哪不行,怎么就藏女厕所了呢?想不明白,真是鬼使神差,怪瘆人的。

  “我错了,小二你原谅我吧,以后保证绝不再犯。”

  江潮磨着牙,伸出一个手指头,猛戳林欢脑门,“你自己说说,你对我干的那些事儿,让我怎么原谅你?再说了,后来为了证明我做过手术,就非得把我裤子扒了吗?你说你是不是脑残?”

  林欢呆呆地看着江潮,眨了眨眼,“哦,也是哦,我当时太着急了,没想起来,不过小汐倒是经常说,我的大脑回路跟正常人不一样。”

  小西?还是小希?小溪?

  听见小汐这两个字,三位爷的心里都是一紧,此时此刻,三个特立独行,自我惯了的男人,居然为了林姐姐,站在了同一战线上。

  应该是个女人的名字吧?男人谁会叫小溪?

  林欢一把握住江潮的手,特别诚心诚意地说,“江小二,我真的知道错了,你别生气了,要不今天这顿饭我请?”

  “行,这可是你说的啊!”

  江潮狞笑着计上心来,抬手掐了林欢的脸蛋一下,冲江潮吼道,“走,去谭家菜。”

  林欢心里“咯噔”一下,玛丽隔壁的谭家菜,那得多少钱啊?把她卖了都吃不起啊,死江潮,给你点脸,你丫还来劲了?

  林欢一把扇掉了江潮的手,斜眼瞥他,“不去,我没钱,你看着办吧。”

  “没钱你说你请客?”

  “你还是不是爷们?我不就那么一说吗?你还真让女孩请客啊?”

  江潮上下狂甩眼刀,“你也算是女孩吗?哼!”

  林欢不甘示弱,也一个劲的翻白眼,“你也算是带把儿的吗?哼哼哼!”

  江湛一看情形不对,连忙打了圆场,“行了哥,别不依不饶的了,林欢不是也道歉了吗?这顿我请了。”

  “就是,还是你弟有外面儿,够板。”

  林欢二了吧唧地凑到江湛耳边,嬉笑道,“谢了,哥们。”

  “不客气,你帮了我哥,我正好谢谢你,你喜欢喝酒吗?我后备箱有两瓶三十年的茅台,要不一会儿咱们一块尝尝?”

  好吧,这句话可算是戳中要点了,江湛的真实想法是这样的,把林欢灌醉,然后办了她。

  他不知道林欢这辈子最爱的就是酒,听见茅台两字,耳朵都立起来了,“三十年的陈酿?那得一万多一瓶吧?”

  “我也不知道,别人送的。”

  大家都看懂了吗?林二货这是为了瓶酒,把自己个儿给打包卖了,她还能再二点吗?

  当然能了,没有最二,只有更二,咱们明儿个继续陪着林姐姐,一块二……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40507.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