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到自己写的文里被肉H,公车上雪柔被猛烈的进出小说

  哦对,就跟刘姥姥第一次进大观园一个德行,那叫一个露怯。

  在电梯里遇见了几个熟人,冲着江家兄弟俩点头哈腰的,平时都是江潮装得挺有气质的样子去han暄几句,江湛学大尾巴鹰,凡人不理。

  可今天两孩子都在林姐姐那受了刺激,整个给反过来了,换成江潮闭眼装死,江湛乐呵着应了几句。

 文学

  不过那几个人也没反应过来,他们本来就分不清楚江潮和江湛,不敢多说,怕言多语失,就都走了。

  落座的时候,林欢一屁股坐在了靠窗的位置,顶着玻璃往下面看,江家兄弟俩对视了一眼,江潮正在气头上,也没客气,坐到了林欢旁边。

  江湛在心里冷笑,不动声色地坐到了林欢对面,可怜的乐逸同学,最后只剩下个江潮对过。

  三人都是这里的常客,平时都去单间,今天却为了林欢,没瞎折腾,很快便有侍者送来了菜单。

  江湛把菜单递给林欢,“女孩子优先,林欢你点吧。”

  “我?不行不行,你们看着点吧,我吃什么都成,不挑食。”

  于是江湛又戏谑地看向了他哥,江潮平生头一回在弟弟面前丢人,那火都快拱到嗓子眼了,说话自然也是没好气儿。

  “看我干嘛?我也吃什么都行。”

  林欢听了很有专业素养地纠正了他,“不行啊,你刚做完手术,得忌辛辣,忌油腻,太han凉了也不行,太补了也不行。”

  江潮斜眼瞥了她一下,然后摘下眼镜,从口袋掏出块眼镜布仔细擦拭,“原来林护士你还记得我刚做完手术啊?”

  林欢最看不惯他那副阴阳怪气的倒霉德行,贼笑着说,“怎么?小二你还想在这里给大家伙儿看看证据吗?”

  江潮被噎了个大窝脖,在下面攥紧了拳头,抱着胳膊看向了别处。

  江湛心情大好,点了几个有名的招牌菜,又开了那瓶三十年陈酿的茅台,先给林欢倒了一杯。

  “来,先干一个,我能叫你欢子吗?”

  林欢被那股诱人的醇香,熏得五迷三道,忙不迭的点头,“嗯,行啊,小汐就这么叫我,不过我们科里人都叫我大欢欢。”

  又是这个小溪?

  江湛和江潮均是心尖上一颤,乐逸死死盯着林欢,也气得直磨牙。

  该死的女人,居然敢把他忘了,今天不办了她,简直就,简直就没天理了。

  好吧,一旦确定了目标,实施起来好像就不怎么费劲了,再说林欢根本就不用他们灌,自己一杯一杯的喝得美极了。

  你想啊,一瓶三十年的茅台,外面得卖一万多,毛两万,这么大的便宜,不喝白不喝,喝了也白喝,白喝谁不喝,不喝的才是脑残。

  一顿饭下来,两瓶500ml的53°茅台,整整两斤,就剩了点底儿,几乎被他们三人全去了。

  江潮不算,他酒量本来就不行,这会儿打着生病的幌子,愣是一口没喝。

  也不知道三人谁喝的多,谁喝的少,反正等林欢醉了,乐逸也不行了,卷着舌头跟那说胡话。

  “你,你他妈的,你敢忘了老子,老子跟你没完,嗝……”

  林欢晃悠着脑袋,迷迷瞪瞪地说,“对了,我从刚才就想问你来着,你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别再是个二尾子吧?你叫乐逸?这名字也忒他妈……逗了,那我叫不乐意,咱俩正好凑一对呗。”

  乐逸前面没听清,光听见“凑一对”那三字了,孩子也是个存不住事儿的玩意儿,立马就眉开眼笑了,“哼,这还差不多,那你求我啊,求我我就跟你凑一对。”

  “我才不求你呐,哼哼哼!”

  江湛看着林欢,感觉视线里的所有东西都在飞速旋转,我艹,这女人真能喝,早知道换一瓶白水的跟她灌了。

  江潮冷眼旁观,清醒的很,林欢那张绯红的脸庞,时不时的靠过来,惹得他心跳也乱了。

  林欢身体燥热,觉得越来越晕乎,伸手去扯领子,“热,唔,热死了。”

  林欢的T恤本来领子就大,她这么一拽,里边的文胸正巧被江潮看见,顺势抬胳膊一揽,就把林姐姐搂怀里了。

  林欢靠在江潮肩膀,仰头看他,呵呵傻笑,“小二,哈哈,小二你别生我的气了,真的,我不是成心的。”

  江潮低下头,掐住了她的下巴,“那你打算怎么补偿我?”

  “怎么补偿?”林欢撅着小ròu~唇,挥胳膊勾住了江潮的脖子,“你说怎么补偿,就,就怎么补偿,姐姐我,今天豁出去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40509.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