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p文公主被侍卫灌的满满,小妖精含紧一点喂饱你

  看看江潮那张黑锅底似的死人脸,就可以想象,替身这玩意儿,还是一辈子都不要去碰的好。

  江二爷很不爽,非常不爽,特别不爽,极度不爽。

  旖旎的激。情陡然褪去,江潮气得眼前一阵阵的发黑。

 文学

  又是这个小溪!艹,原来是她的野男人,亏他还以为她是处。女。

  其实江潮的这种想法很龌龊,但却代表了绝大多数男人内心的真实感受。

  男人都喜欢处。女,可是怎么女人就非得是处。女呢?

  凭什么男人就能随便拔卡插卡,女人就得守着那张薄薄的膜过日子?

  林姐姐即使不是处。女,也跟你江潮没半毛钱的关系,因为你也不是处。男,有什么资格瞧不起她?

  江潮烦躁的厉害,他也说不清为什么这么烦躁,被当成那个小溪还是小西的替身,心情能好就怪了。

  “艹,我不是什么狗屁小溪!”

  江潮从林欢身上爬下床,逃难似的冲到窗户边,裤子拉链也顾不上拉,掏出烟点上,狠狠吸了一大口。

  似乎只有这样,他才能逃离那种心慌,恢复他固有的冷静。

  究竟是怎么了?

  怎么可以被一个刚认识了几天的女人,弄得方寸大乱?

  他是江潮啊,洞察一切,聪明绝顶的江潮啊!

  从来都是他玩别人,怎么今天被人家给玩了?

  艹,不行,绝对不能再陷下去了,这个女人,真是个妖精!

  一边骂着,却终究是没忍住,又向床上望过去。

  此时的林姐姐,就像只温顺的小猫,收起锋利的爪子,卸去所有防备,就那么光溜溜的睡着了。

  江潮转过头,却正对上江湛戏谑的目光,没来由的有些心虚。

  江湛的酒,已经醒了一些,几步走到江潮身边,轻笑道,“哥,有件事儿我觉得应该告诉你。”

  江潮不看他,直直望着窗外,喷云吐雾,“什么事儿?”

  “大概是半多月前吧,有天晚上我跟小乐,新民,还有霆子,碰到过林欢。”

  “什么?”

  江潮心里猛的一哆嗦,掐着烟的手,也停在了半空。

  江湛也点上根烟,另一只手插在裤子口袋,悠然一笑。

  “其实也没什么,那天晚上她喝醉了,吐了我一身,新民想逗逗她,被她扇了几个大嘴巴。然后霆子也被她踢了一脚,踢的,呵呵,睾~丸扭转了,已经挨家躺半个月了。还有小乐,被她强吻之后,吐了好几天。”

  江潮一动不动地抽着烟,过了一会儿,才笑出声来,“哼,那敢情好,合着我还不是最惨的那位。”

  “哥,你是不是喜欢上她了?”

第16章

  江潮跟看怪物似的看了江湛一眼,“我喜欢她?哼,你想太多了。”

  “哦?可我刚才看你的样子,好像挺在乎她的。”

  江潮嘴里有些发苦,可是面对江湛,他无论如何也不能认输。

  “别逗了你,我看在乎她的人是你吧,不觉得她跟某个人很像吗?”

  一提到乐湄,江湛脸上的表情也起了变化,垂下眼帘,沉声道,“那又怎么样?”

  “你还没忘了乐湄吗?人家为了萧耘,连家都不要了,你还傻了吧唧的想着人家,傻逼不傻逼?”

  江湛阴沉着脸,把烟扔到地上,狠狠地踩了一脚,“我早就忘了她了,是你还惦记着她,没死心吧?”

  江潮冷笑着看向床上酣睡的林欢,突然冒出一个邪恶的念头。

  拿我当替身?好啊,让你也尝尝这滋味。别急,童鞋们,江二爷后面将会为他做出的这个决定,付出惨痛的代价,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

  “打个赌吧,敢不敢赌?”

  江湛有些没反应过来,微微一怔,“打赌?”

  “对。”

  江潮也踩灭了烟,用下巴往林欢那边一抬,“就赌她,以前咱们都待见乐湄,可乐湄不待见咱们。这次就把她当成乐湄,咱俩一块追她,看谁先把她追到手。当然,追到手不是指上床,非得要她死心塌地的跟着你,才算数。”

  江湛目光如炬,望着睡得超级瓷实的林欢,心“腾腾腾腾”地跳着,过了一会儿,终于又看向江潮,点了头。

  “行,一言为定。”

  江潮笑得愈发阴冷,不再去瞅林欢,而是忍着刀口传来的阵阵痛意,继续望着窗外抽烟。

  江湛爬上床,躺到林欢身后,胳膊圈住她,闭上眼,想象他此时抱着的,是熬尽他十年情思的乐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40513.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