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热巧克力注入我的体内,娇小的身体被弄得死去活来

而刘为民也是,只有体验过孤独的人才会

明白亲情是多么的可贵,现在这样的生活刘为民十分的喜欢。

 文学

“小桂,干爹明天送你上学怎么样?”吃完饭后,刘为民望着收拾碗筷的林兰花,还有一旁看着电视的王桂问道。

“我,我能上学?”正在看着电视的王桂听见刘为民的话,一脸怯生生望着刘为民道。

虽然刘为民做王桂爷爷都绰绰有余,不过刘为民心里有别的打算了,自然不想做他爷爷。

“当然了,你想不想呢!”刘为民听见这话忍不住笑着望着眼前这个孩子道。

“当然想了,别的小朋友都已经上学了,就我还在家里玩!”王桂一脸期待望着刘为民道。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王桂虽然年纪小,可也能明白家庭的困难,所以他从来不会冲林兰花要什么,安静的做一个孩子。

“好!明天干爹就去给你报名读书。”刘为民听见王桂这么说,顿时拍板说道。

收拾好碗筷的林兰花,正好从厨房里走出来听见刘为民坚持让王桂去读书,她的心里顿时五味子脾气,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如果汉说话算话,第二天一大早,就去镇上的小学给王桂报了名。

虽然现在已经是开学的时候了,可是在付了两千块钱的插班费之后,王桂还是进入了小学一年级读书。

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

做完这些之后,刘为民趁着诊所里没有生意的时候,买了钱纸香烛,准备去他父亲的墓地上祭拜。

今天是他父亲的忌日,刘为民除了节日给父母拜祭外,在他们的忌日刘为民都回去祭奠扫墓。

人就是这样,以前拥有的时候不懂得珍惜,可是当失去了才来后悔。

刘为民年轻的时候不懂事,没少惹自己父亲生气,可是自从他在监狱里听到父亲去世的消息之后,却是泪流满面,悔恨不已。

身为人子,不能在自己的双亲面前尽孝,不能给自己父亲送终,这是人世间最为悲惨的事。

刘为民的父母站在南头山不远处一块山坳里,那是刘为民家的山地,因为出产不多,所以就成为了刘家二老的坟地。

等刘为民带着祭品,来到二老的坟前之后,刘为民却发现一个异样的情况,那就是他父母的坟前居然插着燃烧的香烛祭品,看样子有人刚刚来拜祭过。

“谁来拜祭我父母的?”刘为民望着坟前摆放的祭品,还有没烧完的纸钱,嘴里忍不住喃喃自语起来。

要知道在南头村,他们刘家也没有什么亲戚,他父亲以前是从外面来的下乡户。

可是现在却有人来拜祭自己的父亲,难道这让人是父亲曾经救过是病人吗?

刘为民想了半天,却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所以满眼疑惑道他摇头不在去想这件事,反而把自己带来祭品摆好,倒上白酒,然后烧香磕头。

这些年他都没有在时间陪自己父亲身边,等他有时间的时候,父亲却去世了,世事无常啊!

“老爸,对不起。”坐在自己父亲的坟头,拿着酒瓶喝着一口白酒,眼里满是愧疚,有些事错过,就真无法挽回了。

拜祭完毕之后,刘为民收拾完,起身准备回家。

虽然他不知道是谁来看自己父亲,不过看样子以后有机会一定会遇见的。

从南头山下来的时候,刘为民走过一片树林的时候,突然听见有人哭泣的声音。

“这大白天的,不会有鬼吧!”刘为民听见这哭声,顿时心里一阵害怕。

虽然他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怪的事情发生,可是这深山密林里突然想起女人的哭泣声就算是胆子在打的人也会被一大跳的。

刘为民虽然心里有些害怕,但脚下还是忍不住朝哭声传来的地方走去。

来到哭声传来的地方之后,刘为民发现一个很深的水潭边坐着一个女人,正在那里伤心的哭泣。

“郭小美?”刘为民想清楚这女人的相貌之后,顿时面上一愣,这女人怎么会跑到这躲起来哭。

“呜呜呜,我不想活了!”刘为民都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就见郭小美哭哭啼啼,然后整个人在潭水几个起伏之后,就不见了踪影

“我去,自杀?”刘为民看见郭小美纵身一跳,顿时暗叫糟糕,脚下三步化作两步,然后朝水潭跳了进去。

只见半分钟之后,刘为民从水潭里把已经陷入昏迷的郭小美,从水潭里给拖了出来。

刘为民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郭小美从水里里拖到草地上。

望着已经陷入昏迷当中,脸色苍白的郭小美,刘为民也顾不得什么男女有别,不仅给她做人工呼吸,而且还掐人中。

甚至把双放在郭小美的胸口,做心脏复苏术,让郭小美恢复神智。

在刘为民的不断努力之下,郭小美咳出几口脏水之后,彻底恢复了神智。

“我说,你没事干嘛寻死啊!”看见郭小美救回来之后,刘为民瘫坐在一旁的草地上,大口喘着粗气。

可惜刘为民的话郭小美根本没有听见,只见她在咳了几口脏水之后,整个人翻着白眼又晕了过去。

“我真是无话可说啊!”刘为民的望着昏迷过去的郭小美,面上忍不住一脸苦笑起来。

第十七章

只见他休息了一会之后,努力站起身来,左右观察了一下,然后背起来郭小美朝一间早已废弃的房屋走去。

这房子原来的主人,应该是赚到钱就搬走了,虽然房子看上去有些年头了,可因为是砖石房屋,还不至于落魄坍塌。

刘为民背着郭小美,也顾不得什么,一脚就把禁闭的木门给踢开,背着郭小美就走进了屋子。

幸好这屋子虽然被人废弃了,可地面上还铺满了厚厚的稻草防潮,一点也没有破败的感觉。

刘为民把郭小美背进屋子之后,放在稻草上就开始给她脱衣服。

这不是刘为民乘着郭小美昏迷过去,想要占她便宜,而是郭小美刚从水里救出来,要是身上在穿着湿哒哒的衣服,很容易就会生病,甚至引发伤han,到时候会更加的麻烦。

“老公我不想离婚,我不想和你分开啊!”刘为民说干就干,三下五除二就把郭小美身上的衣服都给脱了下来。

做完这些之后,刘为民又找来一堆柴火和稻草,就在郭小美身边烧起火来。

当然隔火带的位置,他早就留出来了,要是不然衣服没有烤干,把人烧着那就喜剧了。

等把郭小美的衣服裤子,放在火边烘干之后,刘为民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

“我去,我不会是感冒了吧!”刘为民接连打了三四个喷嚏之后,顿时神情有些慌张把身上的衣服也给脱了下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40517.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