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库小茹第二章,李兰老刘的春天

“去看看,凌正德死了没有。”只见黑暗中窜出来四五个手里提着枪的蒙面人,他们当中为首的一名杀手,朝身边的手下说道。

“是,老大!”听见这人的话,手里握着手枪的杀手点头答应下来,小心翼翼的朝他们的防弹车靠近。

 文学

在他们看来,防弹车被打成筛子,里面的人自然早就翘翘了,他们露面也只想看个究竟,然后回去之后好给身后的金主报信。

一时之间,气氛变得有些紧张起来,凌正德和许案忍不住呼吸急促,神情紧张一脸的害怕。

比较面对死亡的时候,没有谁能真正做到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

随着杀手的距离越来越近,躲在车里的刘为民三人心里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在这紧要的关头,杀手距离防弹车还有七八部,突然黑夜里响起一阵刺耳的警笛声。

“怎么回事,不是说不会有警察过来吗?”为首的杀手突然听见响起的警笛声,顿时脸色大变,嘴里忍不住开口大声说道。

“老大,怎么办有警察!”

“走!”这老大沉吟了一下,嘴里果断招呼手下立马离开现场。

然后随着一阵摩托车发动的声音响起之后,刚才还要取他们性命的那些杀手,转眼就不见了踪影。

“杀手走了?”许案躲在防弹车里,一脸害怕,伸出脑袋朝外面看去,只见外面黑漆漆的什么人都看不见。

“应该是吧!”凌正德听见他的话,嘴里也忍不住一脸迟疑开口回答。

他们被伏击的地方正好是公路发转弯位置,所以不容易被过往的车辆发现。

“你们听,好像是警车过来了!”看看见杀手们转身而去,刘为民满脸欣喜的侧耳倾听,然后忍不住大叫起来。

大难不死,逃得性命的刘为民心里满是侥幸,要不是警察来的及时,他们早就被杀手给灭口了。

凌正德和许案听见刘为民的话,顿时也忍不住仔细倾听起来。

在他们仔细聆听了一会之后,凌正德和许案果然听见警车的鸣叫呼啸而来,由远到近给,朝他们走了过来。

“你们没事吧!”只见一辆警车呼啸而来,停在他们不远处的地方,刺眼的车灯让刘为民和凌正德他们三人都睁不开眼睛。

“没事,我们怎么会没事呢?你们要是再来晚一步的话,我们恐怕早已经和他一样变成一具尸体了。”许案看见警察过来,顿时忍不住一脸愤怒说道。

走下车来的警察一听说现场有死了人,赶紧拿出手里的对讲机朝上面报告起来。

这时候,刘为民才发现救了他们一名的警察居然是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一个大胸美女。

这大胸警花在向上级报告之后,双手握着手枪,满脸警惕朝刘为民他们招呼道:“赶紧过来,那些凶手可能没有走远。”

刘为民和凌正德,还有管家许案的人听见这话,心里也忍不住一阵慌乱。

三人连滚带爬的从防弹车爬出来,赶紧跑到警车旁边缩着身体,让这大胸警花保护自己。

毕竟不管怎么说,她可是有枪的。

他们就这样在黑夜里待了十多分钟,然后一连串的警车呼啸而来。

刘为民甚至看见了全副武装的武装特警,十几名武装特警下车之后,把他们三人保护在其中。

这时候一个秃头的中年警察,满头大汉跑到凌正德面前,朝他不断赔罪道。

“凌老爷子,真是对不住,让你遇见如此危险,是我们警察局的工作没做好啊!”这时候,身为市警察局长的杜彦斌心里满是后怕,要不是那巡逻女警正好过来吓退那些杀手,恐怕凌正德早就变成了一具尸体。

第二十六章

要知道凌家可是南元省的纳税大户,而且凌正德在南元省声望和人脉很广,要是凌正德真要有什么好歹,杜彦斌这个警察局的局长位置就别想再干了。

安全已经得到保证的凌正德,看了一眼神情有些慌乱的杜彦斌,顿时摆摆手道:“杜局长客气了,生死有命,要是我真被杀手给杀死了,那也只不过我的命不好而已。”

凌正德一番类似自嘲的话,让杜彦斌额头上的虚汗更多了,毕竟凌正德的身份非同一般,要是他真少胳膊,少腿的,杜彦斌这个警察局长别想做了。

因为凌正德身份特殊,杜彦斌就想让凌正德赶紧离开这里,回市里去。

“凌老爷子,我想……”杜彦斌还想说些什么话的时候,就见刚才那个救了刘为民等人的大胸警花突然身体发软,整个人突然滚在地上,双眼紧闭晕了过去。

“怎么回事?”作为一个有恩必报的成功商人,凌德国十分紧张望着这名已经晕过去警花,忍不住一脸着急问道。

而这个时候,一旁都刘为民赶紧窜到这名警花身边,一脸关心开口问道:“警察同志,你没事吧!”

刘为民说完这话之后,发现她瞳孔收缩,看样子她是中毒了。

“这个人是?”杜彦斌望着突然窜出来的刘为民,忍不住一脸疑惑朝身边凌正德开口问道。

“他就是我次急忙出来求助的神医,看样你的手下似乎病发了。”凌正德望着昏迷过去的大胸警花,忍不住开口说道。

而这个时候,刘为民抱着这警花,跑进一辆急救车里,并且把前来急救的医生和护士赶了出来。

做完这些之后,刘为民把大胸警花放在病床上才开始,开始脱她的衣服起来了。

“你,干什么?”

谁知道这时候,刚才陷入昏迷中的大胸警花左妍伶居然醒过来了。

当她看见刘为民的自己手,居然正在脱她的衣服。

看到这副暧昧的画面,苏醒过来的左妍伶吓得顿时呆住了。

她没有想到刘为民居然这么大胆,竟敢在给这么多人围观治病的时候,脱自己衣服。

“你,你醒了?”刚开始看着苏醒过来的左妍伶,刘为民还不得觉有什么,可低着头,望着自己的右手很不争气贴在人家胸前。

这下,真是有理都说不清了。

最让可气的是,刘为民被左妍伶的苏醒给吓着了,右手不会自觉一抓。

掌心传来一股细腻,软软的感觉,让刘为民忍不住心神荡漾起来。

“你这个色狼,你……”回过神来的左妍伶,看见刘为民不仅摸着自己的胸部,而且居然还捏了捏。

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和男人有如此亲密接触的左妍伶,布满红晕的脸上张嘴就想大叫。

哪知道刘为民眼疾手快,在左妍伶张嘴想要大叫的时候,整个人连忙捂住她的嘴巴,整个人压了上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40533.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