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手指好灵活,餐桌下他深深顶撞ib

陈芬忍不住提醒几下,张小玉才反应过来,便质问道:“听说你在外面的关系有点复杂,昨晚我弟弟被人砸破了脑袋,和你有关吗?”

“什么?又发受伤了?”陈芬很吃惊。

张小玉于是将昨晚张有发受伤的事大致说了。

 文学

“我不知道谁伤的又发。”陈芬看起来很伤心,毕竟打心里,她还是喜欢张有发的。

“请你回去吧,等他伤好了再说。”张小玉淡淡的道,下了逐客令。

“好,我可以暂时不见又发,但我还有别的事求你。”陈芬急忙道,随后面红耳赤的把私处的问题说出来了。

不喜欢是一回事,救治是另一回事,张小玉叹了口气,只能请陈芬进入她房间里治疗了。

关上门窗,拉下窗帘,陈芬便主动脱下裤子,张开腿,露出红肿的私处。

张小玉见状合不拢嘴,“肿了,好像还擦破一些皮了,是什么原因呢?”

“我不后悔。”陈芬脱口而出。

“啥?”张小玉一愣。

“啊,没,我……可能是我昨天骑自行车,山路不好走,磨到的,你帮我涂点药吧。”陈芬面红耳赤的道。

张小玉是高材生,又是在大城市混的,不是那么好骗的。

她二话不说,立马伸手掏入陈芬的蜜洞里摸索一番。

“噢……”陈芬尖叫起来,痛得额头冒汗。

张小玉见状便一阵冷笑,猜到七七八八了。

“就不知道,哪个男人的玩意那么大,连你这个千锤百炼的身体也弄伤了?”

“你别取笑我了,人家又不是那种饥不择食的女人,我是一定要喜欢的男人,才会上呢。”陈芬喘气道。

“那谁是你喜欢的男人啊。”

“老……有发啊。”

“我是他姐姐,看着他从小穿开裆裤长大的,当然知道他那根玩意有多长多大,你还想糊弄我?”

“呵呵。”谎言被戳穿,陈芬只能尴尬一笑。

不过张小玉也很好奇,究竟谁的东西那么大,能将陈芬捅成这样?难道是他?

老宋的身影在脑海里浮现出来,但张小玉急忙摇摇头,想着不可能吧,老宋怎么可能和陈芬有关系呢?

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张小玉于是谎称说陈芬的伤很严重,如果得不到治疗,过不了几天里头就烂透了,那就要做手术割掉了。

陈芬有点害怕,事关自己作为女人的幸福,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于是她只能如实说了。

张小玉顿时眼睛大亮,她骨子里的受虐倾向被激发出来后,对老宋的大东西就念念不忘,看见陈芬因此被弄肿了,却没有责怪老宋,反而心里面更加激动了。

她也很想来一次,被捅得要死要活的滋味,那该多么舒服啊。

想到这里,张小玉忽然觉得裤子里有一道热流划过,竟然在不知不觉间湿哒哒的了。

“哎哟疼。”陈芬忽然呻吟道

第39章

张小玉回过神来,便选了一些药性比较柔和的药膏,粘在手指头上,伸入陈芬的蜜洞里涂抹起来。

老宋的老伙计太大了,对陈芬蜜洞的冲撞几乎是全方位的,所以这药也必须涂满蜜洞的每一处地方,张小玉用了整整一个药膏才涂完。

陈芬道了声谢,一撅一拐的离开了张家。

张小玉查看了一下时间,随后上三楼给张有发的脑袋包扎换药了,她为了挽回弟弟的心,想让弟弟和弟媳百年好合,便忍不住把陈芬昨晚的风流事迹和张有发说了,并劝张有发离开陈芬。当然了,张小玉故意隐瞒老宋的身份。

没想到张有发听了不以为然,说他和陈芬只是玩玩而已,早就知道那是怎么样的女人了,之后张有发看张小玉的眼神里,似乎多了一些异样……

早晨九点钟的时候,李婷婷买菜回家,做好饭,亲自端给张有发吃。

张有发平时打骂李婷婷习惯了,这次竟然把自己的受伤归咎到李婷婷身上,辱骂说是李婷婷这个不下蛋的母鸡给他带来了晦气,才被别人用啤酒瓶砸到的。

“我没有!明明是你自己的问题!”李婷婷哽咽道。

张有发看见平时这么怯懦媳妇竟然敢吼他,顿时两眼瞪大,火冒三丈,将手里的饭碗朝李婷婷身上砸去。

李婷婷及时伸手挡住,结果惨叫一声,胳膊受伤了,便哭着跑出了张家。

她无处可去,只能钻到一个搬空了的民房里躲起来,越想越委屈,这些年任劳任怨是为了谁啊,一会儿她忽然想起了老宋的身影,想起老宋之前对她的关切。

“宋叔……”李婷婷两眼朦胧了。

她不由得将手伸进裤子里。

一边念着老宋的名字,一边探索着寂寞的神秘地带。

……

夜幕落下。

张小玉和城里的医生通话结束后,忽然觉得腰酸背痛的。

以前在城里,她都有夜跑的习惯,但乡下没有这个环境,路上常有牛粪,植物又多,这个时候处飞着一些不知名的小虫子。

为了保持身体健康,张小玉于是做起了健康操。

扭扭腰,扭扭屁股,挺直了身体,胸口两坨饱满往前翘起,亭亭玉立。

两手往下垂直,翘臀后翘,好圆好靓,性感圆润。

张有发在卧室里呆着很苦闷,于是走到走廊上透透气,正好看见院子里这激情的一幕。

他顿时惊讶的合不拢嘴,搭在栏杆上的手颤抖不止,他自命风流,玩了不少女人,怎么没有发现原来身材最好最靓的女人,就是自己的身边人呢?

可是,张小玉是亲姐姐啊!张有发快崩溃了,两手抱着脑袋,仰天感叹起来。

活动了一会儿之后,张小玉便转移阵地,回房间继续锻炼去了。

看不见张小玉性感的身姿,这让张有发心痒痒的难受,他再也按耐不住心底的邪念,揉了揉身下的细玩意儿,便蹑手蹑脚的走下楼。

来到二楼,试着伸手推一下,发现房门是紧闭的,但是他有钥匙啊,全家各个房间的钥匙都有,于是悄悄打开了门,拉开一道缝。

第40章

张有发先是往里偷窥,发现张小玉正一字步的坐在床上压着腿。

这个发现让张有发激动不已,他仿佛第一次认识自己姐姐,一米七五的身高,居然有这么柔软的身体,太不可思议了。

他的视线不由自主移到张小玉的两腿中间,发现那里凹了的一道勾缝,可饱满了……

张有发突然感觉鼻子热热的,裆间有了反应,顶到拉链上,痛得他不自禁尖叫一声。

“谁?!”张小玉急忙停止了压腿。

“是我,姐。”张有发赤红着脸开门进屋。

“咦?刚才我没有锁门吗?”张小玉迷糊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40573.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