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今晚不带小雨伞,师尊乖夹好玉势坐下去

“没事,宝宝今晚不带小雨伞,师尊乖夹好玉势坐下去我不会误会的!”

她的话就算没有说完,我也已经领悟到了她的意思。

 文学

刚才陈莉问我的那个问题,其实细听起来,是有几分看不起的人的意思,不过我知道,这多半是她的口误而已。

“莉姐,李师傅又不是小气

的人,你别不好意思,出来玩,大家都是朋友嘛!”

一旁的杨宁宁也看出来我跟陈莉两人之间打的哑谜,勾着一旁陈莉的肩膀,笑着说道。

她宽慰完一旁有些不好意思的陈莉,随即又抬头对我说道。

“莉姐可是出了名的好红酒之人,她在国外可是有一个私人酒庄呢,所以刚才她看你也多半是侵淫其道之人,所以也是问这么个问题!”

我没有去接杨宁宁的话,反而是开始回答起了陈莉最开始的那个问题来。

“红酒这个东西,我虽然没有喝过太高端的,但我也喝过不少,不过我这人喝酒,图的无非就是一个醉字,反倒不关心喝的是什么酒!”

平日我在家里,基本上都是白干,好酒我也不是喝不起,不过这么多年过来,有些养成的习惯改不掉。

这几年虽然有钱了,但是却改不掉以前穷困时爱喝白干的嗜好。

我这话说完之后,陈莉和杨宁宁两人同时抬头打量了我一眼,我不知道她们这是何意。

“我脸上有什么吗?我记得我喝酒不上脸的啊!”

说完我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心道一声:不烫啊!

杨宁宁朝我竖起了大拇指,“李师傅,你刚才说的话太有道理了!”

陈莉性格没有杨宁宁那么活泼,不过从她微微点头的动作中,我猜出她此刻想必也是很认同杨宁宁的话的。

我这人有个毛病,千杯万杯面不改色,女人一夸那就红霞飞啊!

果不其然,在杨宁宁夸奖完我之后,我感觉到自己的脸攀上了丝丝的热意,不消说我也知道,自个的脸红了!

“咳咳,这酒的劲儿还蛮大,呵呵!”

我笑的有几分尴尬,不过在怎么也要比让别人发现已经五十好几的人脸红要好!

陈莉和杨宁宁两人此刻正低头浅尝着杯中酒,对于我刚才的话不置可否,不过我从她俩的眼中,皆看到了一抹笑意。

我暗道一声:娘的,这演技丝毫没有见涨啊,现在连两个小娘皮都骗不了!

想到这里,我假装咳嗽了两声,将话题引回了我们今天的主题。

“咳咳,陈小姐,你看什么时候有空,我们一道过去看看你的房子,到时候也好合计一个方案出来!”

陈莉沉吟了一会,才开口道:“我看就下个礼拜六吧,最近公司事儿又点多!”

杨宁宁听后贪玩叹息,“唉,下个礼拜六我又是不能去啊!要去趟国外带货呢!”

我闻言都顾不得回陈莉哪天有没有空了,而是一脸崇拜的看着杨宁宁,感慨不已。

“带货?宁宁你这还做跨国生意呢,真是有出息啊!”

在我的认知世界中,生意只要做的国际化了,跟其他地方互通有无之后,那绝对是一个了不起的事情。

谁知道杨宁宁和陈莉听罢我的话之后,皆是啼笑皆非。

我忙问:“怎么了?”

她们这种举动还真搞得我有些摸不着头脑。

“我的带货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

杨宁宁随即就耐着性子跟我解释了一番她口中的带货是怎么回事。

我听完之后,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后脑勺,仰天打了个哈哈。

第27章

这顿饭局,就在我们的欢声笑语中落下了帷幕。

靠着一顿饭和一瓶酒的关系,我不单跟杨宁宁加固了友谊。

更是赢得了陈莉的好感!

想到这里,我心中就不由的有些飘飘然。

因为刚才我硬是靠着自己的那些老掉牙的笑话,将陈莉这个冰山美人儿给逗的花枝乱窜呢。

“不容易啊!”

想起自己这顿饭的成果,我不由得仰天长叹了一声。

一路上我踏着欢快的步伐,嘴角还带着几分畅快的笑意回了家。

回到家里,我囫囵的洗了个澡就上了床。

睡得迷迷糊糊之间,我就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给吵醒。

我不太情愿的从床头柜上抓来手机,看也看来是那个家伙打的,没好气道:“谁啊,大晚上的睡个觉都不清净!”

人到中年,难免入眠难睡眠浅。

看着今天好不容易借着红酒有助于睡眠的功夫早早就跟周公相会了,谁特么知道竟然被一个电话给吵醒,我能够克制自己不骂人就算是养气功夫见长了。

正当我要细听是那个王八蛋半夜扰人清梦的时候。

手机的话筒中传来一个让我魂牵梦绕的声音,但是这股如同黄鹂一般的声音,此刻却带着七分的歉意。

“对不起,对不起,打扰你休息了,我不知道你这么早睡!”

知道来电的人是谁之后,我的态度立即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没事没事,我这人有起床气,你别在意,这么晚找我有什么事儿吗?”

说话间的功夫,我拿起手机看了看上面显示的时间,已经晚上是十一点半了。

我心中有些狐疑,王婷婷这么晚给自己打电话过来莫非有什么情况?

果不其然,还没等我开口发问,王婷婷那边已经说出了我心中的疑问。

“那个混蛋趁我睡着的时候又出去了,他是越来越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我光凭此刻王婷婷电话中的语气,就已经知道她心中的那股子愤怒了。

毕竟换成是谁也接受不了这种的事情,自己的男人晚上趁着自己睡着的功夫偷偷摸摸的出去鬼混,要谁也受不了啊!

虽然王婷婷现在是打定主意要跟周涛那个混蛋离婚了。

但所谓一日夫妻百日恩,情牵的线哪怕已经断了,但彼此之间的怨念却是剪不断理还乱!

我心中一时间有些乱,一面是提王婷婷不值,另一面则是痛恨着周涛的种种行为。

我怕王婷婷一个人去取证会发生什么意外,所以赶忙询问了她身在何地。

“你现在在哪里?”

早先我可是跟她预定好了的,要多都采集周涛犯下的种种罪行,以便在日后分割财产的时候,王婷婷不至于走到人财两失的困顿之境!

所以现在想来,王婷婷应该是已经尾随着周涛到了地方了。

“地址我发微信给你,老胡你快点儿来,这里很黑,我…我有点害怕!”

王婷婷的话越到后来便越显得微弱,我不知道她此

刻到底是害羞还是在害怕。

不过这不是我关心的问题,我只担心王婷婷此刻的境况。

我对着电话宽慰了她一声,“别担心,我马上就到!”

我挂了电话之后,用最快的速度起床穿衣服,然后出门按了电梯,但是看着那如同蜗牛一般在缓慢行进的电梯,我破口大骂。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40595.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