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级男生带我去没人的地方/英语课代表的胸好软的作文视频

叶鸣在和毕华锋握手时,感到他的手像蛇一样冰凉,握着很不舒服,心想难怪别人都说他是个老色鬼,这样冰凉的手,明显是纵欲过度肾亏的表现啊……

在一一和陶永等人握过手后,叶鸣还没搞清他们过来的用意,陶永就很高兴地对夏霏霏说:“霏霏,你赶快安排服务员加几条凳子过来,我们今天好好和小叶喝几杯……对了,小赵,你再去点几个好菜,这店子的野生甲鱼和斑鸠比较地道,你问问厨房里还有没有,如果有,都给我点上来。另外,小叶他们现在喝的是红酒,不够劲,拿两瓶62度的水井坊过来,今天要喝就喝个痛快。”

叶鸣见他自作主张就安排起来,自己又不好说什么,只好听之任之。

夏霏霏见平时自高自大、目空一切的陶永,今天却一反常态,对叶鸣如此亲热,口口声声说要和他好好喝几杯,不由又是惊奇又是纳闷,同时对叶鸣的好奇心和好感又增加了几分。

毕华锋眼睛看着夏霏霏,笑***地说:“霏霏,露露呢?让她进来一起吃饭吧!”

 文学

夏霏霏很不情愿地点点头,吩咐门口的服务员去把夏露露叫进来。

施英凯在和叶鸣热情地握过手之后,便把脸转向夏霏霏,馋涎欲滴地看着她那张补妆后如春花绽放的漂亮脸庞,暧昧地对她笑笑,说:“霏霏,几天不见,你好像又漂亮了几分啊!怎么样?今天你的玉体应该无恙了吧!等下陪我喝几杯如何?”

原来,前几天施英凯和陶青约夏霏霏出去吃饭,本想先将她灌醉,然后带她去一个宾馆,霸王硬上弓,先占有她再说。

没想到,夏霏霏却好像看穿了他的用意一样,在喝酒前就事先声明:她这几天来了大姨妈,不能喝酒,而且晚上要早点回去休息。

这句话令袋子里带着春/药、准备晚上吃药和夏霏霏大战几百回合的施英凯,犹如被兜头泼了一盆凉水,心里直叫晦气——虽然他明知道夏霏霏这句话可能只是一个借口,但女孩子把这种事都说出来了,你总不好意思要她脱下裤子去验证吧!

正因为那天比较扫兴,所以,他今天才一见面就问她是否玉体无恙,言下之意就是问她大姨妈走了没有……

他这句问话刚一出口,站在他后面的陶青就淫邪地一笑,看着夏霏霏说:“施局长,你还真信了霏霏的话啊!霏霏可是条滑泥鳅,如果一个月是30天,她有31天身上会来亲戚,谁也别想占她半点便宜。哈哈哈!”

夏霏霏听他当着这么多人尤其是叶鸣的面,说这样下流的话,不由又羞又恼,可又不敢得罪这位公安局长的老弟,只好绯红着脸,啐了陶青一口,说:“青哥,你积点口德吧!这里这么多领导,还有好几位女士,你就不怕你说出的话恶心到别人?”

陶青本来就是个流里流气没任何素质的人,嘴巴也很臭,此刻见夏霏霏脸红,便存心要捉弄她,继续说:“霏霏,我说你是条滑泥鳅,应该没说错吧!据我所知:我好几个朋友,都是大老板,他们都看上了你,天天到你的歌厅去唱歌,也经常喊你出去吃饭、玩。你对他们个个都很客气,他们喊你去喝酒、去吃宵夜,你也很少拒绝。但是,等到吃饱喝足,他们喊你去宾馆开/房时,你却说你从不在外面过夜的。如果要开/房,也可以,但你要喊你两个妹妹一起过去睡……所以,我那几个朋友都说你是‘三要公司’的:要吃要玩要回家!我没有冤枉你吧!哈哈哈!”

陶永见叶鸣在听他弟弟说话时,眉头越皱越紧,而叶鸣身边那两个女子,脸上也露出了厌恶的表情,便对陶青喝道:“陶青,闭上你的臭嘴!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你这张臭嘴巴最容易得罪人,要你注意修心养性,谨言慎行,你就是不听我的。你自己说说:你这张嘴巴得罪多少人了?你如果再不收敛,等哪天祸从口出,你就后悔不赢了!”

陈梦琪本来很看不惯夏霏霏,可现在看到她被那个***一样的男人作弄,气得满脸紫涨,却又不敢发作,忽然对她生出了几分同情,便对她招招手,说:“夏小姐,你到这边来坐吧!”

夏霏霏心里满是愤恨,狠狠地瞪了陶青几眼,走到陈梦琪身边坐下。

在等菜的过程中,毕华锋和陶永闲聊,问他最近在忙什么。

陶永说:“毕主任,你应该知道啊!我们公安局这段时间的中心工作,就是布置安排省委鹿书记去紫江县调研的安保问题。鹿书记虽然只是路过我们新冷县,但沈书记说了,只要鹿书记路过我们县,我们就一定要做好安全保卫工作,要抽调精干警力在鹿书记经过的路段布好明岗暗哨,要确保在安保方面万无一失。”

毕华锋笑了笑,说:“老沈也太小题大做了吧!省委鹿书记不过就是路过新冷,有必要这样大动干戈调派警力上路站岗吗?再说了,老沈这样做,鹿书记也不一定知道他费了这么大的苦心呀,有必要做这样费力不讨好的事吗?”

陶永摇摇头说:“毕主任,沈书记这样做,应该有他自己的考虑,我们只是奉命行事,履行职责。至于其他的问题,就不是我们考虑的范畴了,对不对?”

这时候,服务员开始上菜,并将那两瓶“水井坊”酒打开了。

夏霏霏忽然站起来,用挑衅的语气对施英凯说:“施局长,上次我没陪您喝酒,看来您对我意见很大。这样吧:今天我和您在敬了在座各位的酒之后,再单独较量,用大酒杯喝,谁先喝倒谁算输。怎么样?你敢不敢来?”

施英凯一直不知道夏霏霏酒量如何,听她向自己挑战,正中下怀,便一口应承下来。

这里面,只有赵经理最清楚:夏霏霏的酒量大得惊人!当初他在他的宾馆当领班的时候,有一次宾馆员工聚餐,夏霏霏在酒桌上创造过一个人喝倒三个大男人的记录。虽然那三个男员工酒量都不是很高,但每个人起码也是半斤白酒的量。所以,赵经理估计夏霏霏的酒量是两斤白酒的水平。

当然,今天喝的是62度的水井坊,夏霏霏不一定能喝两斤。但是,要放倒施英凯,那是绰绰有余的……

夏霏霏见施英凯答应和自己拼酒,嘴角撇出一丝冷笑,吩咐服务员再拿两瓶“水井坊”上来——刚刚施英凯挑起前次喝酒的话题,引来了陶青的一番胡言乱语,令她在叶鸣面前颜面尽失,觉得叶鸣在听了施英凯和陶青的话以后,心里肯定会对她留下一个放荡、狡猾、喜欢和有钱老板勾勾搭搭的坏印象,所以心里对施英凯和陶青恼恨至极,遂决定要彻底把施英凯灌醉,到时候让他丢丢丑……

不过,她没有料到:施英凯也是一位“酒精考验”的“好干部”、“好领导”,在和她对喝时,开始两个人拼了个旗鼓相当,每个人都干掉了一瓶“水井坊”,却都是若无其事。

而毕华锋、陶永等人,则不停地敬叶鸣。陈梦琪和陈怡本来是不想喝酒的,但是担心叶鸣被毕华锋他们灌醉,两个人便不约而同地帮着叶鸣回敬毕华锋、陶永、陶青三人。

不久,龚志超也急匆匆地赶了过来,先每个人都敬了一杯酒,然后和叶鸣单独干了一杯。

在酒喝到半酣的时候,陶永用通红的眼睛看着叶鸣,笑容满面地说:“小叶,我听赵经理说:昨晚你亲自到清泉宾馆,查到了一点关于宾馆纳税方面的问题。我也不瞒着你老弟说:这个宾馆是我的亲弟弟陶青在当董事长,施局长的姨妹子也在宾馆占了一点股份。所以,今天我们来找你,一是想结识一下你这个能力出众、前程远大的老弟;二来呢,也是想帮着我老弟和赵经理说说情,请你高抬贵手,在宾馆的税收问题上,能带过去的就带过去。当然,我们也不是一定要你违反原则,无条件地不追究宾馆的责任。我和施局长的想法是:你昨晚查获的那几个账本,是今年的。账本上记载的营业额与实际申报营业额的差距,宾馆可以将营业税和所得税补上,你们也可以适当罚点款、加收点滞纳金,我们绝不说二话。至于再派稽查局的人过来查以前年度的偷逃税问题,或者说将案子移交税侦队处理,我看就没必要了。”

叶鸣知道他们迟早会提及这个话题,所以心里也想好了应答之辞,待陶永说完后,他笑了笑,不慌不忙地说:“陶局长,你刚刚提到过:不要我们违反原则!但是,我们的原则就是:依法治税、依率计征、有案必查、执法必严、违法必究!如果按您所说的,不再追究宾馆以前年度的税收违法问题,那我们就至少违反了有案必查、执法必严、违法必究三条原则,怎么能够说不违反原则呢?再说,我们县局党组已经知道了清泉宾馆偷逃税的问题,也已经做出了派稽查局干部进驻宾馆深挖严查的决定。我这个小小的副分局长,实在是没有任何办法帮到您了。”

陶永愣了一下,眯缝着眼想了想,说:“小叶,其实当初赵经理打电话告诉我们这件事时,我开始是准备打你们一把手邹局长的电话的。你应该也很清楚:你们地税局和我们公安、检察院关系是非常好的。我相信,只要我和施局长分别给你们邹局长打个电话,他应该多少会给我们一点面子。只是,我们考虑到你毕竟是直接主管宾馆税收的领导,如果去找你的上级来压你,好像有点不义道,也是对你的不尊重,所以才直接来找你了。你现在既然说继续查处清泉宾馆是你们县局党组做出的决定,那我现在就给你们邹局长打个电话,跟他说一说这个问题。”

说着,不待叶鸣表态,就拨打了邹文明的电话。

叶鸣知道邹局长平时很注重和公安、检察、纪委等执法和监督单位搞好关系,以便在处理税收违法案件或是局里万一哪个干部出了廉政问题时,可以随时向上述单位求助或是讲情。因此,陶永和施英凯认识邹文明是很正常的事情。

邹文明接到陶永的电话后,和他闲聊了几句,陶永便言归正传,说起了清泉宾馆偷逃税的问题,并明确说明这个宾馆是他弟弟和反贪局施英凯局长的妻妹合伙开的,请邹局长考虑考虑,适当照顾一下。

邹文明显然并不清楚清泉宾馆的背景,听到陶永说明情况,又听他说现在叶鸣正在和他同桌喝酒,而且施局长以及县人大主任毕华锋也在酒桌上,不免吃了一惊,沉吟片刻后,他对陶永说:“陶县长,麻烦您把电话给叶鸣,我跟他说几句。”

陶永便把电话递给叶鸣,满脸得色地说:“小叶,你们邹局长请你接个电话。”

叶鸣狐疑地接过他的手机,只听邹文明在电话里说:“小叶吗?你离开酒桌,到门口接电话。”

叶鸣便一边往包厢外面走,一边低声问:“邹局长,您刚刚是怎么和陶县长说的?我觉得对清泉宾馆,我们不能妥协。他们偷税的手段太恶劣了,而且数额巨大,已经触犯了刑法,必须予以严惩,以儆效尤!”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43194.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