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的东西比老公的大/体育课光阴跑步渺渺

邹文明在电话里苦笑了一下,说:“小叶,你说的也没错。如果我们坚持要依法查处清泉宾馆的偷逃税问题,他们也确实不敢把我们怎么样,也没有办法阻止我们做出查补税和处罚的决定。但是,他们会用另外的方式来报复我们。”

说到这里,他把声音压低了点,说:“据我了解,这个陶永的报复心是很强的。这次如果我们查处了他弟弟的宾馆,我估计,他立即就会安排附近的派出所,到我们地税局的家属院来抓赌。你是知道的:我虽然多次在会议上三令五申不准干部打牌赌博,但事实上听进去了的没几个,很多人晚上还是以打牌赌博作为娱乐项目。现在又到处在抓作风建设,县纪委已经出台文件:凡是公务员被公安局抓了赌博现行的,一律先拘留,再全县通报。因为我们和公安局关系好,一直没有派出所到我们院子内来查过。但如果得罪了陶永,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如果他派人来我们院内抓赌,很可能一抓一个准,那我们县局所有的荣誉都会泡汤。”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继续说:“我们再说说反贪局的施英凯。据我了解,这个人很狂傲,动不动就以查处腐败问题为借口,压制、打击一些得罪了他的各部门的领导或是干部。这几年来,我们县局一直是李立这个腐败分子在当家。由于他自己屁股上一把屎,所以上梁不正下梁歪,也有极少数干部学他的样,在单位索拿卡要报,收受红包礼金的人也不少。万一施英凯对我们产生了意见,他只需派人到一些纳税户中去调查一下,获得一些我局干部涉嫌腐败的线索,然后今天来局里传唤一个,明天再来传唤一个,肯定会弄得局里人心惶惶,而且说不定有少数几个干部会经不住他们的审讯,将他们一些违法违纪的问题交代出来。那样的话,对我们县局来说,也将是一场灾难、一场噩梦!小叶,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叶鸣知道邹局长说的都是推心置腹的话,而且情况确实如他所说的那样,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说:“邹局长,我明白您的意思。只是,这样做的话,真的太便宜他们了。我也不想和他们喝什么酒了,现在就买单走人,不想欠他们什么。”

 文学

邹文明忙说:“小叶,你不能走,也不能去买单,一切听他们安排。你如果提前买单走人,他们会认为你对他们有意见、有看法,反倒得罪了他们。依我看,他们那里反正是要照顾的,你不如就按照他们的安排,狠狠地宰他们一回,不要客气。多宰他们一点钱,我们心里的气也顺畅一点是不是?等下你把电话给陶永,我会告诉他:这件案子是由你在牵头查处的,如果要照顾,必须你先点头答应。这样的话,也可以让他记你一点好,欠你一个大人情。”

叶鸣见邹局长这样为自己考虑,心下颇为感动,说:“邹局长,那我就按你的指示办。对了,我这次接受吃请,应该算奉命陪客吧,县局党组可不能说我是腐败行为哦!呵呵呵!”

邹文明也在那边笑了起来,说:“小叶,这次你和陶永他们一起腐败,算是县局党组给你下达的一个公关任务,你就放开肚皮吃喝、放开胆子娱乐吧,我们不仅不算你违纪,还要给你记一功。哈哈哈!”

走进包厢后,叶鸣把电话递给陶永,说:“陶县长,邹局长还有话跟您说。”

陶永赶紧接过电话,和邹文明继续谈宾馆的税收问题。

叶鸣见龚志超坐在对面,心里忽然一动,心想超哥多次给自己帮忙,这一次毕华锋把他叫过来,肯定是想让他来自己这里说情的,等下何不顺势买他一个面子,送一个顺水人情给他?

于是,他拿出手机,偷偷给龚志超发了一条短信:“超哥,等下你向我说情!”

龚志超接到这条短信,开始有点莫名其妙。但他是个绝顶聪明的人,看了一下叶鸣的脸色,立即明白了他的用意:他今天决定答应陶永等人的要求,但想送自己一个人情,让陶永、施英凯等人知道他在叶鸣面前是很有面子的,也让他们欠自己一个人情……

于是,他感激地向叶鸣点点头,并微微一笑,表示他明白了他的用意。

陶永和邹文明通完电话后,转过头看着叶鸣,满脸期待地说:“小叶,刚刚你们邹局长说了:你是这个案子的主要负责人,而且清泉宾馆也在你们一分局的管辖范围内,所以,如果要照顾,必须要你点头同意。他还说了:县局党组对你非常信任,也知道你是个既有原则性、又有灵活性的人。只要你做出的决定,县局党组包括他本人,是对你充分信任的,也会充分尊重你的处理意见。所以,现在就看你的意思了。”

施英凯听陶永这样一说,本来喝得半醉了,这时候也停止了和夏霏霏拼酒,转头用热切的目光盯着叶鸣,看他怎么回答。

那个赵经理更是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叶鸣,脸上的汗水都下来了:要知道,只要叶鸣一松口,那就意味着宾馆不仅可以省下一两百万元税款和罚款,而且他也不用担心被税务局以偷税罪移送司法机关惩处……

叶鸣做出一副很为难的样子,皱着眉头沉思片刻,说:“陶县长、施局长,你们刚刚说的那个处理方案,确实有违我们的原则啊!我怕自己担不起这个责任。”

这时候,一直没怎么做声的龚志超忽然对叶鸣说:“兄弟,我和你结识这么久,还从来没有向你开口求过任何事情。今天,我想请你给我一个面子:这里在座的各位,都是平时非常关心我、照顾我的领导或是长辈,我一直无缘报答。如果你给我这个做大哥的面子,清泉宾馆的税收问题,就按照陶县长他们刚刚提的方案处理,我们大家继续喝酒,等下我再请在座各位到蓝月亮去唱歌;如果不给我面子,那就当我这话没说,我也不会怪计较。兄弟,你自己考虑一下吧!”

叶鸣刚刚故意做出一副为难的样子,就是想要龚志超出言求情,他好顺水推舟卖个人情给他。

因此,他听龚志超说完那番话之后,心里暗暗赞叹超哥的演技,便又沉思了片刻,方才说:“超哥,你这话说得我汗颜啊!正如你所说:你这位大哥帮过我很多忙,但从来没有在任何事情上麻烦过我。你今天难得开一次口,我如果再坚持己见,那就是有点不通人情、不近情理了。更何况,这里还有毕主任、陶县长、施局长三位领导在这里,我也得尊重三位领导的意见是不是?这样吧:赵经理,明天你到我们分局将账本拿回去,自己查一下,看今年少交了多少税款,过两天你们主动去我们局里申报补税。这样的话,就算是你们自查出来的少交税款,不会定性为偷税,只需要叫滞纳金,可以不罚款。至于你们以前年度的问题,我们也暂时不查了,先放一放吧!”

叶鸣知道有陶永和施英凯出面,清泉宾馆顶多补一百多万税款,不会再多,而且到最后肯定也不会被认定为偷税,所以干脆好人做到底,主动提出一个可以不定性为偷税的解决方案。

赵经理一听,不由喜出望外:按照叶鸣的这个方案,不仅可以少补一两百万税款和罚款,而且,他主动去补税的话,完全可以逃脱偷税的罪名,他就可以不要付任何责任了。

因此,他一听叶鸣说完,高兴得双眼放光,端着一大杯酒走过去,对叶鸣感激流涕地说:“叶局长,真是太感谢你了!来,我敬你一杯酒,我用大杯,你用小杯,我先干为敬!”

说着一仰脖就把那杯足有三两的酒喝了下去。

叶鸣慷慨地说:“赵经理,谈事是谈事,喝酒是喝酒,你用大杯敬我,我就应该喝大杯才礼貌是不是?我也喝一大杯!”

说着,也找一个大杯子倒满,一口气就抿了下去。

陶永、毕华锋等人见叶鸣如此豪爽,都鼓掌叫好。

此时,夏霏霏和施英凯斗酒已近尾声。他们每个人都喝了大概一瓶半酒,施英凯已经支撑不住,跑到厕所吐了个昏天黑地,回来时脚步踉跄,几次差点跌倒在地。

而夏霏霏,也是满脸通红,估计有七八分酒意了,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不时用那双有点惺忪的杏眼瞟叶鸣一眼,目光中满是倾慕和喜爱的意味。

陈梦琪虽然也喝了酒,却一直在注意观察夏霏霏,见她老是用那种暧昧的目光看叶鸣,刚刚喝下去的几杯白酒,顷刻间都化作了陈年老醋,心里酸溜溜的很不是滋味。

可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又不好对夏霏霏发作,便气鼓鼓地转过头,俯在陈怡耳边,悄悄说:“陈怡姐,你看看那个姓夏的女子,什么德行?仗着喝了一点马尿,就对叶大哥抛媚眼、卖弄妖艳,一点都不加掩饰。她也不想想:她是什么人?叶大哥会对她有兴趣吗?我呸!”

陈怡淡漠地笑了笑,也低声说:“琪琪,你既然知道你叶大哥不会喜欢她,那就没必要喝这个干醋啊!另外,我还要提醒你一句:你的叶大哥那么帅,又文武双全,浑身都是男子汉的魅力,以后喜欢他的女孩子肯定还会有。你如果不相信他,今后像今天这样喝醋的时候还多呢,只怕你心里承受不起。所以,我建议你想开点,要有一个信念:你的叶大哥是个君子,不会朝三暮四,也不会轻易就被别的女孩子勾引走!如果你这样想的话,你就会少生很多闷气,对不对?”

陈梦琪偏着头想了想她的话,觉得也确实是这样,便点点头,不再做声了。

这时候,施英凯已经醉得有点神志不清,嘴里嚷嚷着要去蓝月亮唱歌,还说要夏霏霏扶着他去,然后陪他唱歌。

夏霏霏把嘴巴一撇,讥讽地说:“施局长,你现在是我的手下败将,我没有义务陪你唱歌。不过,我倒是可以给你找个小妹来陪你,让她给你醒醒酒,怎么样?”

陶永也喝得有其八分醉意了,将大手一挥,对叶鸣说:“小叶,今晚我们到蓝月亮唱歌去,让赵经理请客。小龚,你给我们帮了忙,你就别请客了,一切由赵经理来安排。”

陈怡和陈梦琪很不喜欢陶永这些人,也不想去唱歌,所以便站起来,说她们还要去陈梦琪家看房子,唱歌就不去了。

叶鸣见陈怡不去,便也说自己要回去。

陈梦琪见他说不去唱歌,正中下怀,便笑吟吟地过来挽着他的胳膊,准备往外面走。

陶永却从旁边斜刺里插过来,一把扯住叶鸣,鼓着一双血红的牛眼睛说:“小叶,你不能走。今晚你是主角,大家都去唱歌,你走了那还有什么意思?”

龚志超也走过来对陈梦琪说:“琪琪,你和这位小姐先回去吧!今晚毕主任、陶县长、施局长等人主要就是要请叶鸣兄弟开心一下,他一走,不就冷场了?”

陈怡拉拉陈梦琪的手,悄悄说:“琪琪,我们先走吧!看这架势,叶子不去唱歌是不行了。我跟你去你家里看看,我想明天就从宾馆搬出来,到你家里那套老房子去住。”

陈梦琪听陈怡也劝她,没有办法,只好把叶鸣拉到一边,絮絮叨叨地低声嘱咐他说:“哥,我和陈怡姐先回去了。等下去歌厅,你别再喝酒了。他们那么多人,到时候轮流敬你,把你灌醉了,白伤了你的身体,好不?还有,你跟这些人在一起,不许喊小姐。歌厅里的小姐都很没素质的,我怕她们骚扰你,听到没有?”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43196.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