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刺破了最后一层障碍 _公交车最后一排要了她

“婷婷,你不会真的就跟这样的穷逼在一起吧,他能养得起你吗?你天生就应该是养在家里的,怎么能跟着这种下贱东西受苦呢?”

  “刘德彪,你说话不要太过分,我就是喜欢他,他穷他富我都喜欢,跟你没关系,还有,不要叫我婷婷!我跟你没有关系熟到这个地步!”

  沈婷这一次在李柱子的怀中,倒是十分爽快的承认了喜欢刘德彪,让李柱子看着她的眼神不禁都露出了几分的柔情,这个女人,终于肯亲口承认了啊!

  张大富听着村委会门口的声音也赶出来看看情况,一眼就认出了正怒火中烧的刘德彪。

 文学

  “哟哟哟,刘老板,这是怎么了,生这么大的气干什么!”张大富满脸的惊讶,看着他问道。

  这是隔壁村儿的首富,上次他好不容易才跟他洽谈了他投资李家村修建养牛场来着,现在没想到居然看着他就在村委会,还这么生气,能不吃惊吗?

  刘德彪也看到了张大富走出来了,不由说道:“张大富,你这个村长是怎么当的。村民居然这么大胆居然连我的女人都敢勾搭,赶紧给我处理了他,不然的话,投资养牛场的事儿,就拉到吧!”

  刘德彪满脸不爽的看着张大富,语气很是不爽,没有给张大富一丁点的面子,更是用目光挑衅李柱子,等着吧,他就要看看李柱子会被怎么收拾!

  张大富原本还觉得刘德彪居然用这种口气跟自己说话有些不舒服。结果,就听见说要取消投资养牛场的事儿,心中一惊,连忙对着他说道:“刘老板,这是误会,都是误会…”

  他还是想要好好的跟刘德彪说说的,这么一大笔投资是大事儿,弄好了,那可都是他的政绩啊!

  “误会个屁,老子今天要是看不到你处置他,老子就马上撤销投资,你自己掂量吧!”

  刘德彪态度越发的恶劣起来,看着张大富,口气有种不容置疑的威胁。

  张大富脸色变得很是难看,投资重要,他也想客客气气的跟他商量,给他个面子,他也给自己个面子。

  没成想,他居然威胁自己,更何况,这两次对付李柱子,自己吃了那么多苦,他哪里还能明着对他怎么样,躲还来不及呢,他可不想去招惹这个瘟神了。

  想到这些,张大富脸上的笑容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副怒气,没好气的看了一早刘德彪说道:“爱投不投!”

  说完,他直接转身离开了村委会!只留下了刘德彪一脸懵逼,没想到张大富居然会是这个态度对自己。

  李柱子也有些不明所以,他没有想到,张大富不应该趁着这个机会,好好的名正顺的处置自己吗?居然这么硬气的离开了?

  李柱子和刘德彪都没有懂张大富的态度到底什么意思,刘德彪更是吃瘪,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很是可笑。

  “咋的,还不赶紧滚!”李柱子看着刘德彪的样子,顿时也是毫不犹豫的开口嘲讽他。

  刘德彪脸色越发的难看了起来,看着他和沈婷,指着李柱子,恶狠狠的说道:“你…你们给我等着!”

  说完,他将手中的一束百合花狠狠的扔在了地上这才转身上了车,狠狠地将车门嘭的一声关上了。

  李柱子看着车子慢慢的离开,这才转身看着沈婷说道:“走吧,我们去山上去看看吧!”

  沈婷却是刚刚想起来一件事儿,说道:“不行,明天我要陪你一起去县城,我还有一些事情要交代清楚,你明天住哪儿一些何首乌的样品,然后我带你去找我闺蜜。”

  李柱子想了想,这才说道:“那好吧,既然这样,你就先去忙吧,明天咱们再见!”

  沈婷这才点点头,赶紧朝着学校的方向跑了过去,李柱子看着她的背影,满脸的笑意。

  想起刚才发生的事情,心情十分舒坦的转身就回家了。

  一路哼着歌回到家,却没有看到嫂子在家,心中叹了一口气,自从上次的事情发生了之后,她就一直躲着自己,除了必要的见面,她都能躲就躲。

  李柱子正准备回自己的房间里去的时候,突然听见了嫂子的房间传出来一阵呻吟的声音。

  他脚步一顿,这呻吟的声音很是微弱,如果不是他的听觉异于常人,根本就发现不了。

  “嫂子,你怎么了?”李柱子赶紧敲了敲门,问道。

  陈淑清在房间当中,浑身都是汗,听着李柱子的声音,她皱着眉头,努力让自己发出声音说道:“我没事儿,柱子你别管我了!”

  李柱子在门外却是听着嫂子的声音很是不对劲,一推门,发现并没有上锁,这才直接匆匆的走了进去。

  一进门,就看到陈淑清躺在床上,一张笑脸红彤彤的,看着就不太正常,他连忙走了过去,看着她说道:“嫂子,你怎么了?”

  说着他伸出手,放在了陈淑清的额头上,试了一下体温,吓了一跳说道:“嫂子,你这是怎么回事儿,烧得这么严重,你病了!还跟我说没事儿!是不是最近太累了!”

  他还以为是最近嫂子一直帮着自己忙活药田的事情,一下子累倒了,不由有些心疼。

  陈淑清赶紧摇了摇头说道:“不是…我说了,我没事儿,你别担心了!”

  “不行,嫂子,我给你看看,你烧得这么严重,要是不赶紧退烧可不得了!”李柱子满脸的严肃,伸出手就拿住了陈淑清的手腕探脉。

  陈淑清看着李柱子的动作,顿时有些不好意思开口说道:“柱子,嫂子这是…这是女人病,过了这几天就好了,你别管了!”

  李柱子愣了一下,女人病,过了这两天就好了,嫂子说的不就是大姨妈吗?

  “嫂子,虽然我不懂,但是女人这个时候哪有发烧的,而且还烧得这么严重,肯定不是这么简单!”

  陈淑清这会儿烧得晕晕乎乎的,说话都费劲,只能说道:“柱子,你先忙你的去吧,我睡会儿就好了!”

  说着,她闭上眼睛,很是没有精神的闭目养神。

  李柱子心疼的看着她,总觉得事情不是这么简单,盯着嫂子,意念一动,脑海当中顿时多了一些信息。

  “热焱痧,未知病毒,随着女人每次来月事爆发,随着时间推移,会越发严重,治疗方法,将病毒从患者身体当中彻底拔出!”

  李柱子愣了一下,未知病毒,这东西为什么会定论成未知病毒,并且,她到底是怎么回得这么一种怪病,热焱痧,李柱子听也没有听说过的一种病啊!

  只能将病毒拔出才能治好嫂子的病,怎么拔出?李柱子有些迷茫,他想了想,静下心来,试着用精神力探入嫂子的身体当中,将她身体当中的病毒给弄出来!

  这一试还当真成功了,精神力十分成功的探了进去,只不过,也就到此为止,没有能够清楚的感觉到一股灼热的力量在她的身体当中,李柱子却没有办法对它们怎么样!

  他正无奈,准备将精神力收回的时候,却突然发现嫂子的背后,有一个地方,似乎这种灼热感十分的强烈,他顿时愣了一下。

  伸出手,去摸了摸这个灼热力量的位置,是在嫂子的左后肩上,约摸有三指大小。

  “柱子,你摸我胎记做什么?”陈淑清似乎察觉到了李柱子的动作,不由开口对着他问道。

  “嫂子,这是你的胎记?平时有没有什么感觉?”李柱子倒是奇怪了,胎记?胎记怎么会有这么严重的热焱痧毒!

  “这个从小就有,一开始没有什么事儿,可是后来只要一来月事,那个地方就格外的烫,然后浑身发烧。”

  听到李柱子这么关注自己的胎记,陈淑清倒也一下子想起来了这件事情,告诉了李柱子。

  李柱子听了之后,目光倒是看向了陈淑清的肩膀处,说道:“嫂子,能不能让我检查一下你的胎记!”

  “啊?为…为什么?”想要看清楚背后的胎记,就势必要将衣服全部脱下来,否则的话,根本就不可能。

  而陈淑清一想到要脱衣服,他顿时整张脸都忍不住红润了起来。

  “我就是想看看,胎记上有没有什么别的东西,每次你都发烧,这也不是个事儿啊,总要从源头解决问题才行!”

  陈淑清都不敢去看李柱子。前两天发生的事情,她都已经是有些不知道怎么面对李柱子了,现在又要让她在他面前脱了衣服,她真的是有些做不到啊!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43226.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