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三个黑人折腾折惨叫|坐在木马的木棒上写作业资源

 “何陆,你怎么还不进来啊?你不是答应了要帮人家搓背的吗?我都快等不及了!”

  这道软绵、悦耳的女子声音,让人一听,就知道对方一定是个年轻、漂亮的小美女。

  女子当即就傻眼了,一脸愕然的表情。

  她没想到,这个农民的卧房里还藏着一个小美女,她的脸瞬间变得火辣辣的。

  “我都说过了,我身边不缺美女,根本不可能被你色诱的!”陆凡潇洒地耸耸肩。

 文学

  他知道,刚才那句话是紫萱故意说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帮他出口气,不过,让她这样一个淑女型的丫头说出这样的话来,恐怕她的脸早就羞成了红苹果。

  “你……!你就不怕我杀了你!”女子俏脸冰寒,拳头紧握。

  “凭你区区玄阶初级的实力,根本就杀不了我!”陆凡淡然道。

  “什么?你……你竟然能看出我的实力?”女子脸色再次大变。

  她的心中涌起了惊恐之意。

  想要看穿她的实力,至少得是地阶的强者。难道这个农民是地阶强者?

  不过,她很快又否决了这个想法。对方最多只有二十多岁,绝对不可能是地阶强者。

  “装神弄鬼!去死吧!”女子眼中寒光一闪,当即从袖口内拔出一把三棱刺朝陆凡狠狠地刺去。

  陆凡面色不变,仍然站在原地,只不过在身体的表面散出一层淡淡的光幕。

  女子的脸上露出了不屑之色,嘴角向上扬起。

  护体罡气?

  这个农民果然是在装逼,原来他只是一个玄阶强者而已,不过,区区护体罡气可挡不住她手中的三棱刺。

  她这把三棱刺是由深海玄铁打制而成,玄阶中级以下的护体罡气在她面前仿如薄纸,根本挡不住她的一刺之力。

  黝黑的三棱刺瞬间就刺入光幕内。

  当她的三棱刺刚刺进一半的位置时,女子的脸色猛然一变。

  她发现手中的三棱刺竟然被卡住了,再也动弹不得,同时,那个农民的脸上露出了戏虐的表情。

  “这……这怎么可能?”她想不明白,为什么刺不穿对方的护体罡气?

  当她正想要急忙退开时,一只白皙的大手随即拍在了她的胸前。

  “噗!”

  女子当即被对方轻描淡写的一掌给打飞了。

  重重地撞在墙上后,喷出了一口老血。

  她脸色煞白,惊恐地望了陆凡一眼,连忙挣扎着爬起身,想都不想,便朝门外冲去。

  这个农民实力太变态了,她根本不是对方的敌手,只能赶紧逃走。

  突然!

  风雷之声响起,农民的身影诡异地出现在她的面前。

  “你……!”

  女子满脸骇然,还未等她做出任何反应,她那白天鹅般的脖子就被对方的大手紧紧地卡住了。

  “你不是玄阶强者?”女子惊恐道。

  陆凡淡然一笑,并不吭声。

  “……我输了,你动手吧!”女子垂下眼帘,一脸颓废。

  她终于明白,这个农民就是个扮猪吃老虎的货,明明是个地阶强者,却打扮成一副农民的样子,并散出淡淡的护体罡气,故意引诱她往坑里跳。

  其实她错怪陆凡了,这次是她太轻敌,这才中了陆凡的圈套。

  陆凡身前的那层光幕并不是护体罡气,而是防护符所释放出的防护罩。

  凭她玄阶初级的实力又怎么可能刺穿防护符?

  “你是赵家的子弟吧!”陆凡淡淡地看着她,问道。

  “你……你怎么知道!”女子陡然瞪大了眼珠子。

  这个农民实在太可怕了,她觉得自已在对方面前就好像是透明的,根本没有任何事情可能瞒得过对方。

  可笑得是,她竟然还想杀对方!

  想到这里,她开始害怕了,身体微微颤抖起来。

  同时,内心仅存的一点斗志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是赵家的子弟,我叫赵冷月。”女子颓然说道,她已经完全放弃抵抗了。

  “原来你就是月儿。”陆凡点点头。

  “你知道我?”月儿惊讶道。

  “我听老三,额,就是你们赵家的新任家主说起过你。”陆凡随即松开了手。

  “你不杀我?”月儿揉了揉脖子,疑惑道。

  “看在老三的份上,我暂且饶你一次。不过,若是再有下次,那我肯定会下死手的。”陆凡。

  “你杀了我的四爷爷和三叔,将来我一定还会找你报仇的!”月儿沉声道。

  “这件事情怨不得我,是他二人想要置我于死地,更想要杀我朋友的全家,所以我才会下死手。

  这些年来,你们赵家在他二人的引导下,做尽了坏事,得罪了很多人。即便我不杀他们,他们也会死在别人的手上,甚至极有可能让你们赵家灭族。

  我杀了他们,再让老三担任家主,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在挽救你们赵家。

  另外,我还提供了无数上等的药材供你们销售,让你们家族濒临破产的药材公司起死回生,种种这些事情,说起来,你应该要感谢我!”陆凡。

  这个丫头的实力还算不错,他准备说服对方,让她能够支持老三。

  “哼,你这么做,还不是想利用我们赵家的资源!”月儿冷声道。

  “你觉得我所提供的大药材会缺少合作之人吗?……只要我将消息向外扩散出去,想要与我合作的家族一定不会少于上百家。

  就凭你们赵家那点资源,我还真看不上眼。

  我之所以要与你们合作,那是因为我想做点善事,不愿意看你们赵家灭族,这才给你们一个重生的机会。”陆凡。

  月儿脸上的冷意慢慢消失不见。

  这些年来,家族中的所做所为,她早有耳闻,只不过,她一直都在古武门派中修练,不好过问家族里的事情。

  另外,在来这里之前,她有回去过一趟。

  她发现家族中,原先已经关门倒闭的药材公司,竟然全都重新开业了,而且公司里的药材生意比以往要兴旺很多,族中长辈们的脸上都挂着喜悦的笑容,这种现象在以前是看不见的。

  “希望你没有说谎,否则,即使是拼了这条命,我也会找你报仇的!”月儿。

  “我从来就没有说谎的习惯。”陆凡淡然道,“比武大会马上就要开始了,你快回去做准备吧。”

  “这次的比武大会,我不参加了。我要回去替爷爷守孝。”月儿沉声说道,她想了想后,又说道,“你若是有参加比武大会,一定要格外小心,我听我的一位师伯说过,九峰山顶上有一股邪气,很不简单!”

  “我会的!”陆凡点头道。

  看来这个丫头心肠倒不是太坏,还能提点他小心。

  月儿说完后,便转身走了。

  这时,卧房内又传出紫萱的声音:“何陆,时间到了吗?我快泡不住了!”

  “还差一个时辰,千万要坚持住,否则残毒逼到一半,停留在你的皮肤里,那你可会变成一个麻脸婆了。”陆凡吓唬道。

  “啊!这么严重,那我还是再多泡一会儿吧!”紫萱恐慌道。

  陆凡淡淡地笑了笑。

  紧接着,他也进入另一间卧室内,盘膝坐在地上,进入修练状态。

  翌日一早,他是被紫萱给吵醒的。

  “何陆,你昨晚怎么不叫我?害我泡了一晚上的药水澡。”紫萱满脸不爽道。

  “泡了一晚上?”陆凡心中“咯噔”一下,昨晚他沉浸在修练中,将这件事情给忘了。他想了想后,微笑道,“那可让你占了大便宜了。”

  “占便宜?什么意思?”紫萱。

  “这些药水除了具有解毒的功效外,还具有美容的效果。你没发觉,今天你变漂亮了很多吗?”陆凡微笑道。

  “真的?”紫萱一愣,脸露出喜色。

  随即,她连忙拿出镜子照了起来。

  “啊!这……这也太神奇了,我的脸变白了,青春豆也没了!”紫萱惊讶得叫了起来。

  她原本就精致的瓜子脸,如今变得更加白皙嫩滑,甚至还泛着健康的红晕。

  “何陆,谢谢你!”紫萱开心地道。

  “不客气,昨天你不也帮我出了口恶气!”陆凡随意摆摆手。

  想到昨日,她喊陆凡进来帮她搓背的事情,紫萱的脸顿时羞红起来。

  “比武大会就要开始了,你准备何时动身?”紫萱叉开话题问道。

  “事不宜迟,我现在就走,你先呆在酒楼里,等我消息,若是能找到你的师姐,我会将她带过来。”陆凡。

  “嗯!”紫萱乖巧地点头道,虽然她的内力已经完全恢复,可九峰山内强者如云,她再也不敢乱闯了。

  “九峰山内阵法极多,你将这只阵盘带上,或许能派上用场。”紫萱拿出那只高级阵盘,递了过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43796.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