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次楼梯就c一下|pop文 逢场作戏

“我才不要你陪。”安然伸手回抱住他,“你要是忙过了这段时间,到时候给我待在家里好好休息,那都不要去。”不用他陪他们,她和宝宝会一起陪着他。

苏奕丞轻笑着亲吻了下她的额头,再抬手看时间,放开他,“我真的要过去了。”再不走他真的会迟到。

安然点点头,送他出门口,叮嘱着,“慢点开车。”

“嗯。”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说道:“记得吃早餐。”

 文学

安然淡笑着说好,然后看着他进电梯。

待送走苏奕丞,安然再回到厨房,将锅里煎到半熟的荷包蛋煎至七八分熟这才起锅放到事先准备好的盘子里,从面包机了把刚烤好的面包拿出,给自己到了杯牛奶,放到微波里转了一分钟,反正端着早餐坐到吧台上吃着,其实味道还不错,这两天她会跟张嫂学着做菜,人教比书教要好多了,当初看着菜谱做出来怎么都不对味的东西,经过张嫂在一旁指点,步骤一样,可做出来的味道却差了很多。

只是没有人陪着一个人吃早餐,再好吃的东西可吃到口中就是不太对味,看着旁中的食物,安然一下没有了食欲。

苏奕丞这边这几天真的一直都忙着,不仅仅是科技城的项目投标还在继续,另外他已经把材料给递交到省委,这两天也一直有人来找他谈话什么的。早上招标办一起谈新一轮投标的事的时候,突然外面来了电话,说是城北老区拆建的案子出了问题。事故还挺严重,事故中有为老人和两位孩子被送进了医院,还有部分村民和工人被直接带进了派出所。这件事很快就惊动了江城的媒体。

关于老区的拆迁和建设,总是有些钉子户不肯搬离的,有些是因为对于那片土地的一种割舍不下的感情,有的则是对那笔拆迁款有些不满的情绪。

其实事故原因很简单,今天拆迁工人来进行强制拆迁,可是还有几家住户并没有搬离,拆迁工人先是找他们谈和,只是言语上的不合一下就蔓延到了肢体上的冲突,说不到几句,工人和住户就动起了手,而着动手间却无辜伤了一旁劝架的老人和看着的孩子。

当老人在推打中摔倒在地,鲜血一下从脑袋下流出,孩子的哭声也随之而起,这些更是激怒了那些盛怒中的村民,两方的矛盾更是激化,场面甚至一度不能控制,最后还是有人心怕,这才打了电话报了警。当场带走了其中几个带头闹事的人,另外赶忙把受了伤的老人和孩子送到了附近的医院。

这件事很快就被记者和媒体知道,赶在了苏奕丞他们之前分批直接去了事故现场和医院。

苏奕丞和位负责科技城建设的工作人员在接了电话直接先是赶往了受伤老人还孩子在的医院。

所以当苏奕丞到医院的时候,还没进急诊室,就已经被蜂涌上来的记者围堵住。

“苏副市长,你是这次科技城建设的城建市长,对于发生这样的事情,你有什么想说的?”一个女记者抢先跑到苏奕丞面前,边走边问道。

苏奕丞看了她一眼,皱了皱眉头,只说道:“我想先见见受伤的老人和孩子。”

那些记者还想说什么,却被郑秘书直接挡下,“各位,等下再采访吧。”

见他这样说,记者也不再多说什么,却跟着苏奕丞进了急诊室。

老人头部被缝了十多针,现在一个人躺在急诊室的病床上,留在身边照顾的只有一个年逾花甲的老伴,不见老人的子女和其他亲人。一旁的病床上,躺着两个的孩子,年纪都很小,男孩最多八九岁,女孩看上前才六七岁。睁着大眼看着,身边连个照顾的人都没有,不见孩子的父母。

苏奕丞坐到病床前,伸手握住老人的手,询问了病情,有些愧疚,有心难受的看着他说道:“老人家,让您受苦了。”这么大岁数还要遭这样的罪,是他们的不该。

“那房子是我们的根,是我们要落叶归根的地方啊,你们怎么能拆毁掉呢!”老人躺在病床上,看着苏奕丞两眼红红的含着泪。

“老人家,拆迁我们是为了更好的发展,为了给我们下一代更好的生活环境,给他们构建更多更便利的生活和条件,我知道您对那里是有感情的,其实我们对那里也是有感情的,但是感情不能战服一切,国家需要发展,城市需要建设,只有发展建设了,我们的生活才会越来越好,您说是吗?”苏奕丞握着他的手,说的很真切。

老人看着他,好半天才说道:“可是拆了我们的房子,你们让我们住哪?”

“我们已经把拆迁款发放下去,如果您不接受那笔款项那也没有关系,等日后这边的住宅房建设好,政府会根据各个家庭的情况把房子分配下去,到时候地方还是当初的地方,只是我们给你把老房子换成了新房子,现在您若是找不到合适的地方居住安顿,那我们可以帮你们找合适的地方,尽量不离开这里太远。”苏奕丞向他承诺道。

“真的?”老人有些不太敢相信的看着他。

苏奕丞郑重的说道:“我向您保证。”表情认真且严肃。

定定的看了他好一会儿,老人才认真的说道:“好,那我相信你!”

然后这才转身朝另一边的病床过去,两个孩子躺在一张病床上,睁着大眼,黑白分明,看着特别的干净。脸上额头被磕破了皮现在用红药水给他消毒涂上,手和脚都绑着纱布,看着让人不禁有丝为他们心疼。

伸手摸了摸他们的头,苏奕丞轻声问道:“小朋友,告诉叔叔,你们叫什么名字?”

两个孩子定定看着苏奕丞,又相视看了眼,好一会儿男孩才缓缓开口,小声的说道:“我叫木头,是哥哥。”

一旁的女孩也细声细气的回答:“我叫凳子,是妹妹。”

苏奕丞朝他们微笑,放柔了声音轻声问道:“今天怎么没有去上学?”

“爸爸说今天有人来砸我们的房子。”哥哥木头说道。

“妈妈说让我们留在家里保护好我们的房子。”妹妹凳子接口说道:“妈妈说那些人不会打小孩的,要是有人砸,就让我们抱着他们的大腿别让他们进去。”

闻言,苏奕丞皱了皱眉,他无法理解作为孩子的父母,为什么要让孩子参与到这样的事情中来,孩子应该是快乐的,无忧无虑的,难道不是吗?

伸手有些疼惜的又摸了摸他们的头,这才有些沉默的起身。转头对身边站着的郑秘书说道:“出去买一些营养品给老人和孩子,钱的话算在我的账上。”

郑秘书点点头,率先转身出了急诊室。

苏奕丞又叮嘱了医生和护士,一定要照顾好医治好受伤的老人和孩子,特别还吩咐了护士待会儿喂孩子吃点东西,帮他们把脸擦赶紧。

这才要出急诊室,那群媒体记者又围了上来,苏奕丞眉头蹙了蹙,只沉声说道:“我们出去讲,别影响了病人的休息。”

众人无话依言退出,却也为这位年轻的副市长的细心而有些动容。

走到医院的大厅,苏奕丞这才接受了他们的采访。

“苏副市长,对于这次的事故,你有什么感想。”

“我感到很痛心,尤其知道伤到的是老人和孩子。关于拆建的问题中途会遇到阻碍和磨难是我们预料之中的事,在建设和发展中我们一切以大局为重,所以免不了会让部分民众不能全然满意。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把老人和孩子推到了最前面,我个人觉得非常不该!”苏奕丞说道。

“那关于这次的事故,苏副市长准备怎么处理,拆建的工程还要继续进行吗?要是村民再反抗反对拆迁,你们是不是要进行强制性的手段?”另一记者有些尖锐的问道。

苏奕丞转头看着他,定定的看口说道:“老城区的拆建那是为了以后江城更好的发展,这是有利于老百姓的,所以拆建还会继续,至于你说的政府会不会用强制性的手段,我想先申明的是,我们政府并不是什么暴力组织,其实有些事我们同村民不过是缺乏沟通和了解,我相信我们沟通后老百姓意识到我们这拆建的用以是为了以后更好的发展之后,这个问题会得到很好的解决。”说完,直接抬步便要走,说道:“我现在想说的就这些,关于这件事的后续报道,我很欢迎大家继续跟进。”

“苏副市长,我听说前段时间您被纪委方面叫过去谈话过,据消息,说是您收受的某家公司老总的近上百万的礼,请问这事是不是属实?”见他要走,其中一个记者赶忙跑到他面前,定定的看着他问道。

脚下的步子一顿,苏奕丞转头看着那记住,好一会儿淡笑的开口,说道:“你的消息很灵通啊。”

被他看的有些心颤,紧了紧手中的话筒,那为记者再次说道:“请苏副市长回答我刚刚的问题。”

苏奕丞点点头,开口说道:“我确实被纪委请去配合调查过,但是如若你刚刚说得这些都成立,那你觉得我还会站在这里接受你的采访吗?”

“呃。”那人一愣,随即反应过来,“那也就是说你根本就没有收受某老总的礼是吗?”

苏奕丞看了他眼,只说道:“我从来没有收过任何人的礼。”说完,不再同他们多说什么,直接转身朝医院的大门口走去,接下来他还要去派出所,见一见这次闹事的几个村民和拆迁的工作人员。

当苏奕丞到派出所的时候童文海已经先他一步到达,正在同民警在了解些什么,另外有些意外的是,周翰也在此刻正同那班拆迁的工人在了解情况,不过想起周翰的公司就这次项目的开发商,在这里看到他,也便合情合理并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了。

审讯办公室里,几位村民嚷嚷的吵着,办事的女警险些有点镇不住场面。

苏奕丞让那女警退下,自己站到那群情绪有些激动的村民中间,并没有急于开口说拆建的问题,先开口问道:“这里有刘大爷的儿女和木头和凳子的父母吗?”

一个中年妇女率先出声,“我,我是木头和凳子的妈妈。”

另外一个中年男人也站了出来,“我是刘大成的儿子。”

苏奕丞皱了皱眉,看着他们好一会儿,才说道:“你们先去医院吧,老人和孩子都需要有人照顾。”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44526.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