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的水流的到处都是:和竹马领证以后po

  唐北尧的目光下移,停留在烤蛋糕的袋口:“我不吃甜食。”

  嫌弃的语句,唇角却似带着浅淡的笑意。

  笑什么?

  乔慕不知道。

 文学

  她只是觉得这种对峙有些赧然,听到他说不吃,这才“哦”了一声,转回去一个人吃。她没再往旁边看,但总觉得他的视线没移开,一直盯着,滚烫又灼热……

  于是,她又往角落埋了埋。

  蛋糕已经凉了,却还是香软可口,乔慕捻起一小块,入口的那一刻,那些零碎的记忆也扑面而来——还是当年的味道!排队都很难买到。

  那时候她和梁音都喜欢吃,就轮流去排队,轮到她的时候,她还逃过课。

  ‘你猪脑袋啊!逃课还走大门,你不知道翻墙吗?’梁音恨铁不成钢。

  ‘就知道吃吃吃!我怎么培养出来你个不上进的?以后还敢不敢了?’爸爸怒喝着拿了书本,吓唬着作势上来抽她。

  ‘……’

  然后便是一通鸡飞狗跳。

  真闹腾!

  乔慕很想笑,但是鼻翼间却忍不住发酸发涩,本来很美味的蛋糕,突然就觉得没了任何味道。想念的东西能买回来,想念的生活……

  却再也回不来了。

  可是她依旧想把它们吃完!

  毕竟是她曾那么喜欢吃的蛋糕啊!

  乔慕吸了吸鼻子,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越发大口地咀嚼、吞咽,渐渐的,几乎狼吞虎咽地往自己嘴巴里塞……

  只剩最后一个。

  乔慕咽下口中的,捻起最后那个,正想往嘴里塞,手腕却突然被扣住……唐北尧突然伸手,制住了她的动作。

  “给我吧。”她听到他的声音。

  然后,他直接拽着她的手腕过去,低下头来,就着她的手,吃掉了那最后一个小蛋糕。

  乔慕怔住。

  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能感觉到他温热的气息拂过她的手背,然后他洁白的牙齿咬下蛋糕,薄唇在她的指尖摩挲而过……

  温凉、酥麻,像一道电流承袭而上,让她的大脑陷入空白。

  她唯一的想法只剩下——

  他不是说他不吃甜食的么?

  “你……”抽了抽手腕,却没有成功,乔慕听到自己刻意冷淡的声音,“你自己没有手的么?”

  “有。”唐北尧接话,他的神色柔软下来,甚至刻意称得上是温柔,“它们有其他用途。”一边说着,他一边倾身过来。

  有限的空间内,乔慕退无可退。

  而他两只手的用途——一只正拽着她的胳膊,紧紧不放;另一只则探过来,霸道又轻柔地,拭去了她眼角的温湿……

  那是她刚刚使劲憋回去的泪。

  乔慕愣了愣:他看见了?他发现了?他明白的吧?他这个动作,瞬间就把她刚刚强忍下去的酸涩难过又引了出来……

  视线,瞬间朦胧。

  而腕上的力道一重,他在下一刻便拉她入怀,双手转而从两侧环住她,让她的脑袋埋在他的颈窝里:“我抱你一会儿。”

  有诱哄的意味,免去了她的挣扎。

 “好。”他想也没想就应下了。

  “再也不吃了……”乔慕低喃着,感觉到他的手若有若无地轻拍着她的背,像是在安抚。她其实好想哭!

  她好想借他的肩膀,狠狠地大哭一场……

  她真的好怀念当年!

  但……

  他终究是唐北尧啊。

  “当年……到底怎么了?你能不能告诉我?”蜷缩在他的怀里,这一刻,乔慕是对他心存希冀的。如果他能告诉她真相,如果真的没她想象得那么糟糕,她是不是能心安理得地借他的肩膀?

  唐北尧却没出声。

  他的手停住,就这么沉默地抱着她,任凭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

  乔慕的心一点点凉下去。

  “那你别碰我。”她听到自己冰冷的声音,同时双手一推,毫不留恋地从他的怀里离开,“唐北尧,谁都可以,你不行。”

  谁都可以安慰她,唯独他,没有资格。

  *****

  乔慕的力气不小,这么猝不及防地一推,让唐北尧身形一仰,才堪堪稳住。

  那一瞬,她似乎看到他的眼里有一闪而逝的……受伤?

  但他很快收敛了情绪。

  他收手,眸光垂下,墨色的眸中迅速恢复一片冷清,暗沉的瞳孔再不见任何情绪波动……就像之前那样,冷暗、沉默。

  车内的气氛压抑到了极致。

  良久。

  “喂,宋哲。”乔慕调整好了情绪,冷静下来后,才去叫同样默不作声开车的宋哲,“这是要去哪儿啊?”

  去哪里不重要!

  重点是什么时候到?

  她和唐北尧闹得不愉快,还是别关在一辆车里比较好。

  “呃……”

  “去见乔正。”唐北尧率先答了话,嗓音平静,没了先前的温和。他一开口,便能让人感觉蔓延而来的低气压。

  “让我见爸爸?”乔慕一愣,继而眸光一亮。

  这个突然的消息,让她又惊又喜,让她猛地抬头看向唐北尧,却在对上他冷然的侧脸时,话到嘴边的那句“谢谢”又憋了回去。

  大量的信息涌入她的脑海——

  爸爸被关的地方,从h市开车就可以到?

  所以,爸爸在h市区附近?

  乔慕忍不住把头转向窗外:这条国道偏僻冷寂,周围都是荒芜的山林、青葱的草木……没有人为建筑,没有同行车辆。

  她努力寻找,哪怕是有一块路碑也好!

  这是哪里?

  她从h市出来,就没有关注行车的路线,早知道是要去见爸爸,她肯定……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44647.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