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鹤亭媚公卿|两个一起会弄坏的

“这是县里的黄县长。”韩东板着脸,朝李明波使着眼色。

“黄县长?”李明波看着黄海川,神情有些发怔,县里新来了一名年轻的副县长,李明波并不是不知道,只是他没有想到竟会在昨天就给自己遇到,下一刻,李明波已然反应过来,脸上瞬间换上了一副笑容,“黄县长,原来是您,失敬失敬。”

黄海川冷冷的看了对方一眼,没有理会对方,转头盯着韩东,“韩局长,这就是你所说的办案?”

“黄县长,这里面可能有些什么误会。”韩东眼神闪烁,道,“黄县长,要不您先回去,这里的情况我会调查清楚,一有结果,我立刻向您汇报。”

 文学

“你会调查清楚?”黄海川冷笑了一声,指着李明波,“他是你们公安局的办案人员吗?”

“黄县长,我是来公安局看望朋友而已,顺便来这里玩一玩。”李明波笑着开口。

“到审讯室里面玩?”黄海川的眼神如刀削一般,盯着李明波,“是谁给你的权力随便乱抓人?又是谁赋予你的权力在审讯室里打人?”

“黄县长您这是什么意思?谁看到我乱抓人了?又有谁看到我打人了?”见黄海川较真,李明波的态度也冷了起来。

“好嘛,看来公安局是你家开的了,你一个连国家公职人员都不是的社会闲散人员就能够为所欲为的调动国家执法机关为你公报私仇,好,很好,看来你比中央领导人的权力都要大了。”黄海川冷笑了一声。

“黄县长,请你说话放尊重点,本人在企业里上班来着,谁说我是社会闲散人员了?”李明波梗着脖子,同黄海川对视着,针锋相对。

一旁的韩东不断的向李明波使着眼色,示意对方不要这会跟黄海川较劲,一边向黄海川道,“黄县长,我看您还是先回县里去吧,这里的事情我一定会调查个水落石出,及时给黄县长您答复。”

韩东说着,同时转头朝审讯室里的几名民警呵斥道,“愣着干什么,还不把手铐取下来。”

黄海川站在原地,没有说话,看着那几名被打的棚户区居民,没有人看到他那被衣摆遮住的两只手已经曲成了一双拳头,在这有些寒冷的冬天里,上面条条青筋暴起,黄海川的愤怒已经达到了一定的程度,临近爆发的边缘。

“韩局长,我会在办公室里恭候您大驾的。”黄海川瞥了李明波一眼,强忍着心里的怒火,转头同韩东冷冷的说了一声,转身出了办公室。

黄海川出了公安局,上了自己的车,用拳头狠狠的捶了座椅一拳,心里头的愤怒可想而知,后面跟上车的何齐见到黄海川的脸色铁青,坐在副驾驶座上,示意司机开车,何齐这会也不敢多嘴说什么。

转头有些担忧的看了黄海川一眼,何齐知道黄海川对今天的事很愤怒,但事情直接牵扯到的是县委副书记李绍同的家人,何齐从一开始就预感黄海川插手这件事恐怕会碰壁,今天所见已经有一半验证了他的猜测,黄海川在现场亲眼所见,县公安局的人都敢阳奉阴违,更何况之后的所谓要给黄海川一个及时的回复,到时候肯定又是编造好了一套完整的借口。

县公安局里,李明波跟着局长韩东一起到了办公室,两人脸上的神色略有阴霾,黄海川会盯上这事,明显有些出乎两人的意料之外。

“昨天的事故,黄海川就在现场,我当时没想到他就是新来的副县长,我估计他也目睹了事故的经过,到时候交警队的事故认定报告一出来,就怕黄海川会盯住不放。韩叔叔,你说现在该怎么办?”李明波开口问着韩东,韩东是他父亲提拔起来的,对方能有今天的地位,他的父亲出了大力,是以李明波在韩东面前说话也十分直接。

“黄海川初来咋到,在溪门只是一个外来户,单单一个他倒是没什么好怕的,就怕他背后的人。”韩东神色凝重,“黄海川之前是市里周书记的秘书,那是黄海川最大的靠山,就怕这件事会通过黄海川引起周书记的关注。”

“那怎么办?”李明波一惊。

“明波,放心,现在事情还有挽回的余地。”韩东沉吟着,果断道,“今天抓来的几个人立刻放了,还有,你立刻去跟死者的家属协商,赔偿他们一笔金额,封住他们的口,只要当事人不再往下追究,就算黄海川想揪住这件事不放,他也无能为力。”

韩东说着冷笑了一下,“更何况黄海川刚到溪门县,只是孤家寡人一个,死者的家属都不再说什么,他又能怎么样。”

“好,韩叔叔,我马上去做。”李明波眼睛一亮,笑道,“钱只是小事,我就不信砸点钱过去,那些乡巴佬会不动心。”

晚上,黄海川在办公室看完资料,准备回住的地方时,手机意外响了起来,看了看来电显示的陌生号码,黄海川疑惑的接起了电话,“喂?”

“黄海川同志,不知道今晚能不能见个面?”

“你是?”黄海川皱了皱眉头,电话那头的声音对他来说完全是个陌生的声音。

“黄海川同志来了不就知道了,我在县城的李记饭馆201包厢等你。”

黄海川正待问什么,对方已经挂断了电话,眉头微蹙,黄海川心里大致能猜到对方同样是体制中人,从对方对他的称呼就能看出大半来,普通人不会‘同志同志’的称呼。

“对方能知道我的电话,应该也是县政府的人。”黄海川心里琢磨着,已然打算赴这个约请,特别是黄海川从那一声‘同志’隐隐感觉到对方跟他的地位可能相差无几,很有可能是县里的几名副县长之一,黄海川打定了主意要去看看虚实。

出了县政府,黄海川选择打车来到了对方所说的那家李记饭馆,直接上了二楼的包厢,黄海川很容易就看到了在楼梯边201包厢,轻敲了下门,黄海川双眼微微眯着,盯着门框,门从里面打开,黄海川终于看清了对方是谁。

“方县长。”黄海川面色有些惊讶,随即便释然,果不其然,他的猜测基本没错。

“怎么,黄县长看到我一点都不惊讶?”约黄海川过来的是副县长方啸。

“既在意料之外,也在意料之中。”

方啸多看了黄海川一眼,脸上多了几分笑容,跟聪明人讲话就是省事,侧身让了一步,将黄海川请进来,方啸这才重新将门关上。

“黄县长想必还没吃晚饭吧。”方啸坐下,笑着看了黄海川一眼,将手头的菜单递了过去,“这家小饭馆虽然比不得那些高档的酒店,但胜在饭菜有几分地道的农家口味,还是十分不错,黄县长今天可以尝尝。”

“我这人吃饭都比较随意,最不擅长的就是点菜,还是方县长你来吧。”黄海川笑着摇了摇头,将菜单推回到方啸跟前。

“那我就随意点几个了。”方啸没再跟黄海川客套,随意点了几个,便将菜单送了出去。

当方啸重新坐到椅子上时,包厢里的气氛仿若一下子变得沉寂起来。

黄海川在暗暗揣摩着方啸今天约他出来的用意,方啸又何尝不是在打量着黄海川这位新来的还不到三十岁的年轻副县长。

“黄县长是城里人,刚到溪门来,应该是很不适应吧。”方啸率先打破了两人的沉默。

“还好。”黄海川略点着头,“其实溪门只是相对于宁城这个大环境来说才会让人觉得比较落后,跟中西部一些真正贫困的县比起来,溪门也还算是好的。”

“那是当然,内陆地区毕竟不能跟沿海相比,那里有些地方确实很穷,不过溪门毕竟是处在沿海地区,不能跟内陆的地方相比,那样没有可比性,我们把溪门同其他沿宁城市下面的区县相比,溪门的贫穷那就是毋庸置疑了。”

“方县长这样说也不完全对,宁城市是靠海没错,但溪门可没靠海,溪门的地理位置在宁城的内陆偏西,离海可还有段距离。”

“黄县长说的也是。”方啸笑着点头,叹了口气,“要是溪门也有靠海的话,那或许不至于像现在这么穷了,至少会有一定的地理优势,就拿隔壁的安临市来说,安临靠海,地理位置优越,在宁城市下面的十多个区县市当中,安临市怕是可以排进前三了,也是咱们宁城最早建市的县级市之一,经济的发达程度完全不是溪门可比的。”

“方县长好像对安临挺熟悉?”

“不是,以前曾经有到安临去考察过,那里的民营经济十分活跃,上了规模的私企很多,心有感慨而已,不知道溪门什么时候才能赶上安临市的水平。”方啸笑着摇了摇头,“同是宁城下面的县市,差别却是这么大。”

“溪门虽然落后了点,但依托宁城经济大发展的背景,相信溪门总有一天也能发展起来,市里面也不可能一直任由溪门保持这种现状,相信以后会增加对溪门的支持力度。”

“希望如此吧。”方啸笑了笑,眼里透出几分希翼的神色,除了是溪门的父母官,他更是一个土生土长的溪门人,这是他作为本地人对溪门能够发展起来,脱贫致富的殷切之情。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45393.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