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吃上面一个吃下|与狼共枕,叶落无心

苏奕丞笑,看了她好一会儿,才摇摇头,说道:“我觉得我现在有一件更想要做的事,比听那些无聊的故事要强一百倍。”

安然疑惑,“什么事?”

苏奕丞笑着,没说话,直接用行动告诉她,上前,捧着她的脸,热吻印下。

两人磨搓纠缠间,苏奕丞贴着她的唇说道,“有些不开心的事不想说不用勉强自己告诉我,以后记得跟我分享那些你觉得快乐的事,因为我也会这么做。”

安然闭着眼,回应着他的吻,点点头,心里无声的说了句,谢谢!

两人在房里子待了好一会儿,苏奕丞这才牵着她离开,离开时,安然不住的回头看着,她喜欢这里给她的感觉。

 文学

“上次在医院来跟叶先生说的就是这件事吗?”她记得他们曾说什么装修房子的事,现在想来,怕说的就是这件事了。

“嗯,这次真的是把他逼紧了。”苏奕丞淡淡的笑,发动车子准备离开,突然又想到什么,转头看着安然说道,“什么时候带我安排你们见个面吧,他是我最好的朋友。”

安然点点头,也想起之前林丽说要见他的事,也顺口说道:“那你什么时候也来见见我最好的朋友吧。”

苏奕丞点点头,“好。”

两人在那房子里待了好一会儿,这才离开。

回去的路上安然的心情似乎很好,和早上的阴郁相比,此刻简直判若两人,嘴角淡淡的笑意,浅浅浮现着若隐若现的酒窝,煞是好看。

车内放着轻轻柔柔的音乐,安然睡着音律轻轻摇摆着点头,一会儿看着苏奕丞,一会儿转头看着车窗外面。

苏奕丞专注的开着车,转头淡淡的瞥了眼她,单手掌握着方向盘,另一手伸过去牵过她的手,然后紧紧的握在手心。

安然转头看了他眼,反手将他握住,嘴角的笑意更明显,眼底甚至还洋溢着某种幸福的味道。

气氛似乎很温馨,淡淡的音乐,两人相互握着的手。

气氛过于温馨和暧昧,安然欣喜的而有些害羞,淡淡红晕着脸,转过头,看着窗外飞逝过去的风景。

夜晚的江城也是一个美丽的城市,霓虹闪烁的街道,路上的行车并不算多,因为时间没到,这来来往往的还真不算少。

因为红灯,车子缓缓停行。

安然因为稍许的不自然和娇羞将头转到窗外,另一侧,一辆黑色大奔缓缓在安然身边停下,那被摇下来的车窗让人清晰的看到那边车内的一切。

看着那边驾驶座上的男人,和副驾驶座上那半靠着他身上的女人,安然嘴角的笑意一点一点收敛,最后那双大眼只剩下那难以置信的震惊!因为那个男人并不是别人,是程翔!

红灯转绿,程翔似乎一点都没有在意,他那边的车流似乎动的比这边更要早一些,只见他温柔的看了眼怀中的人儿,然后发动车子离开。

苏奕丞自然是见到了如此情况,缓缓发动车子离开。问道:“怎么了?刚刚那人你认识?”

安然没说话,看着那渐渐远去的车子,将目光收回。程翔欺骗了她,他不仅仅欺骗了林丽,甚至也欺骗了她,想着忙从包里将手机拿出,直接调出林丽的手机,然后直接按了接通键。

电话胡玲玲的响看半天,就是安然准备挂断然后再重新发处的时候,林丽终于接起了电话。

“喂——”似乎连声音里都带着些疲惫。

“林丽,程翔在吗?”安然劈头就问。

“啊呜——”长长打了个哈欠,并不以为意的说道:“你找外面家程翔干什么?”声音里依旧是困意十足。

“他在?”安然试探性的问道。

“没有啊,他下班前打电话跟我说晚上有应酬,要晚点回来。”林丽据实说道。

安然心里一冷,半天没有说话。

“你找他有事啊,什么事啊,要不要他回来我给你问问?”林丽说道。

好一会儿,安然才但但说道,“没什么,不用了,你睡吧。”说着便想挂了电话。

林丽在安然挂点话前叫住她,“安子。”

“嗯?”

“是不是出什么事了?”电话那边,林丽语气有些担心的问道。

安然沉默,心里有些难受,为林丽也为程翔。

没有回答,电话那边的林丽有些担心的唤道,“安子?”

安然回过神,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放轻松,半笑着说道:“没什么,刚刚在路上看到一个身影跟你们家程翔很像,身边还跟着个金发波霸,所以打电话来问问你看他是不是偷腥啦。”

安然在试探,试探林丽额态度,她不清楚自己要是坦白跟她说程翔出轨,她能不能承受得住,毕竟她现在还怀着孕!

电话那边一下就没了声音,好半响也听不到一点声响。

“林丽?”安然试探的唤着。

“哈哈哈哈……”

突然,电话那边传来林丽的狂笑,边说道:“安子,安子你该不糊眼花了吧,程翔晚上有酒会,现在应该在‘江城大酒店’里,之前还刚跟我通过点话,再说,程翔不喜欢金发的波霸,他有恋发癖,喜欢乌黑飘逸的长发,你看我就不曾染过头发或者剪短过吧,不是我不想,是他不让,这下知道了吧。”

安然扯了扯唇,尽量让自己自然的说道:“嗯嗯,现在想想应该是我看错了,距离隔得太远,应该是我看错了,现在想那人似乎真的和你们家程翔不像,似乎要比程翔矮一点,也要胖一点。”

“你什么眼神啊,我们家小翔子那么一个大帅哥,你都会认错啊!”林丽在电话那边哇哇的叫着。

安然脸上并没有笑意,却是在放轻松了语气说道:“那是你家的男人,我认那么清楚干嘛。”

“你就看你们家苏先生吧。”林丽说到,突然又想到什么,八卦的问道:“话说安子,你们家苏先生帅吗?”

安然被她这无厘头的问题问的一愣,下意识转头看了眼苏奕丞,然后答道:“帅!”

“呦呦呦,真不害臊哈。”林丽酸她,边说边大笑。

安然静静的扯了扯唇,并不说话。或许,关于程翔的事,她得再确认遍,起码得有百分之一百的准确答案,她才考虑要不要跟林丽说,毕竟她现在的的情况有些特殊。

“林丽,我这还有点事,先挂了,你继续睡吧。”安然如此说道。

“嗯,好。”林丽应允,挂电话还不忘说道:“对了,安子,改天把你们家的苏先生拉出来遛遛,也让我看看大款是什么样子的。”

安然笑着点点头,“好。”

挂了电话,那脸上的笑容也随之收敛起来,情绪一下暗了下来,转头看着窗外,心情有些复杂难受。

苏奕丞看了她一眼,淡淡的开口,问道:“刚刚那男的是林丽的男朋友?”其实不用她回答,答案也是明显的。

安然转过身看他,最后有些嘲笑的点点头。难受的开口,“我们三个是朋友,林丽跟他从大学到现在,近10年的感情,他们再不到10天,就要举行婚礼了,林丽肚子里还怀了他孩子。”说着,眼眶微微有些发酸。

苏奕丞没说话,专注的开着车,一只手从方向盘上腾出,伸过去将她的手握住。

“其实,其实前几天我在医院里见遇见过,看到程翔那个女的在一起。”说着,安然突然自嘲的笑出声,“呵呵,我真笨,愚蠢的相信他的解释,真的相信他们什么都没有,真是笨得可以,一个男人可以欺骗自己的老婆然后偷偷的去医院独身照顾另一个女人,甚至扶着她以前去厕所,这样,怎么可能只是简单的普通朋友。可我竟然相信他的鬼话……”

苏奕丞不说话,事实上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完全没有这方面的经验。

车子缓缓开紧公寓的地下车库,刚刚笑过之后,安然一直保持着刚才的姿势,手半撑着脸,看着外面。

将车子熄火,并没有着急下车,苏奕丞转头看着他,轻叹了声,说道:“安然,我们并没有超能力,并不能预知未来,有些事如果主定要发生,我们没有办法去阻止,即使我们很想,但是仍旧无能为力。”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45467.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