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欠C叫这么大声 (舞蹈房对着镜子做)

元江在沙发上坐下,比起上一次黄海川看到他时,元江又消瘦了几分,不知道是否心里真的装有什么事,从其无意间流露出来的精神状态可以看出元江眉宇间有着几分忧色,只是眼下,在旁人面前,元江仍然是保持着不错的精神劲。

看着在对面坐下的黄昆明,元江心里猜测着对方找自己来是为了什么事。

“元江同志啊,今天找你过来,是有件事想征求你的意见。”黄昆明笑着看了元江一眼,道,“有人举报溪门县的李政违纪,现在市纪委已经介入调查,李政是不能再主持溪门县政府的工作了,你有什么人选建议没?”

“溪门县的李政?”元江愣了一下,有些出神。

 文学

“元江同志,元江同志。”黄昆明疑惑的看了元江一眼,连续叫唤了两声,才只见元江像是突然惊醒过来一般,连连摆手,“黄书记,抱歉,抱歉,刚才有点走神了。”

“呵呵,没事,元江同志可别光为了工作而累垮了自己的身体,该休息的时候还是要多注意休息。”黄昆明瞄了一眼元江头上愈发浓密的白发,关切道。

“没什么,我每天的休息时间可都不少。”元江笑了笑,琢磨了一下,随即建议道,“黄书记,溪门县政府的工作要不由副县长黄海川同志来主持,您觉得如何?”

“黄海川?”黄昆明念叨着这个名字,眼神随即亮了起来,“是之前给明方部长当过秘书的那个黄海川?”

见元江点头,黄昆明不由得暗暗责怪自己,竟然把这么一个人给忘了,以黄海川跟周明方的关系,这可是能当成一张好牌来打,他竟然忘了这个。

“我要是没有记错,黄海川也是才到溪门几个月吧?”黄昆明望着元江笑道。

“跟您到宁城的时间差不多。”元江笑着点头,“不过黄海川这个同志能力还是可以的,应该可以胜任主持县政府的动作。”

“能让明方部长还有你都看中的人,那自然是错不了。”黄昆明笑了笑,若有所思的点头着。

李政成了黄昆明和张一萍两虎相争中的一个牺牲品,黄昆明目前还拿张一萍没办法,但是李政区区一个副县长,黄昆明说拿下就拿下,根本就不用顾虑什么,他也不信张一萍敢为了这事来跟他炸刺,眼下,张一萍也还不知道这事,黄昆明心里正琢磨着如何借这件事来敲打一下张一萍。

微微走了下神,黄昆明看着正在等自己回复的元江,笑道,“那就照你的提议,让黄海川同志主持溪门县政府的工作,现在中央一直在鼓励要大力培养和提拔年轻干部,我看我们也应该让像黄海川这样的年轻同志多挑大梁,为我们党的后续事业培养人才嘛。”

黄昆明说着停顿了一下,又道,“这样,让黄海川同志担任溪门县县委副书记,主持县政府的动作,你看如何?”

“我赞同黄书记的意见。”听到黄昆明认可,元江当即赞同,他本就是在帮黄海川说话,这会自然是赶紧点头。

“好,那这件事你去尽快落实一下,县政府的工作不能没有人主持,你到时候亲自到溪门县走一趟。”黄昆明笑着同元江道。

命运女神再一次眷顾黄海川了,黄海川不知道的是在他利用土地招标的事将李政拉下马后,幸运同样的降临到了他头上,不管是出于什么需要,让黄海川代理主持溪门县政府的工作符合黄昆明的利益,黄昆明很快就做出了决定。

……

李政联系不上的第二天,其秘书林方也意识到了不对劲,连忙将这一情况跟县里的领导反映,县委书记汪东辰的办公室里,李绍同、黄海川等人都聚在一起,汪东辰看向黄海川,“海川同志,连你也不知道李政同志这两天去哪了?”

“汪书记,李县没跟我联系过,我也不知道他是上哪去了。”黄海川拧着眉头,摇头道,心里知道是怎么回事,这会自是不能说出来,跟其他人一样,也装作不知情。

“小林,李政同志最后一次跟你联系是什么时候?”汪东辰转头看向李政的秘书林方。

“我最后一次见到李县长就是在前天傍晚下班到时候,那时候李县长跟平常一样,也没表现出什么不同的地方,还有说有笑呢,不知道怎么回事,第二天就没见他来办公室里了,昨天一天联系不到他,我以为他是有啥急事,直到今天还是打不通他的电话,我才赶紧将这个情况汇报上来。”

“这就怪了,李政同志的家人也说联系不上他,他这是会上哪去呢?”汪东辰微皱着眉头,“要是今天还是联系不上李政同志,那我们就得将这一情况向市里汇报了。”

“汪书记,我看事情没那么严重,李政同志又不是小孩子,不可能发生什么突然失踪的情况,我看呐,指不定他是紧急出去办什么事呢。”李绍同在一旁略显随意的说道。

“就算是出去办什么急事,身为一名干部,也该把手机时刻保持在开机状态,不然别人联系不上他怎么办。”汪东辰不以为然道,他心里倒并非是真正的关心李政,而是不想担什么责任,若是真个发生一名副县级领导失踪的事,他这个县委书记多多少少也要受到批评。

李绍同微微笑着点头,瞧出汪东辰这会心情不佳,李绍同也没再多插什么嘴,心里倒是对李政的失踪很有些不以为意,这才一两天不见人而已,根本没必要这样紧张,指不定李政正在哪个地方快活着,李绍同心里这般想着,却是没想到他刚才的话也着实是应验了,李政确实是在哪个地方呆着,只不过那个地方却是纪委,官员们最不想去的地方。

市委书记黄昆明指示纪委要严办李政的案子,刹住这种违法乱纪之风,是以李政被带到市纪委后,市纪委不仅在调查李政在土地招标上的违纪行为,同样还在调查着李政是否还有其他违纪行为,黄昆明心里其实打着将李政的案子深挖下去的算盘,看能否牵扯出更多的与国力集团有关的事情,这样一来,手里才有更多的敲打张一萍的筹码。

因此,李政的落马可以说是无辜之极,黄海川暗中使了手段,只能说是李政落马的第一个推力而已,真正导致李政遭殃的是市委书记和市长的暗斗,李政只是一个可怜的牺牲品,但不能不说,这个导火线是黄海川点燃起来的,黄海川点燃,市委书记黄昆明无形中又为黄海川加了一把火,这让黄海川真正的达到了目的,以至于黄海川自己都没想到过自己的计划从头到尾都会这么成功。

纪委的深入调查,也注定让李政万劫不复,像李政这样的官员,手脚不可能干净的了,只要认真查一查,问题就都出来了,李政这一进纪委,就再也没法出来,至于姚平,则是因为黄昆明在听了冯云的案情介绍后,知道此案是姚平自己检举的,黄昆明当着冯云的面对其评价了一句,“能及时发现错误,并检举错误,姚平还是一名能够挽救的干部。”

黄昆明的这句评价为处理姚平的问题定了调子,作为一名还能够挽救的干部,姚平幸运的躲过了一劫,被纪委找去谈话后,侥幸的还能够出来。

在李政失踪的第三天,正当县里也意识到李政真的可能是失踪时,准备将这一情况赶紧向市里汇报,这时,市委向溪门县发来了相关通知,纪委正在调查李政的问题。

汪东辰接到电话通知时,整个人可以说是呆愣了一下,前段时间是县长常勇涉及了原周明方秘书刑天德的案子,被省纪委的人带走,这次,李政则是被市纪委的人带走,不到三四个月的时间,溪门县政府的一二把手都相继出问题,这让汪东辰都莫名的感到了一股压力。

汪东辰也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悲哀,常勇和李政之前都是和他不太对付的人,偏偏这两个人都出了事,这让汪东辰都不免要形成一种错觉,莫非跟他作对的最后都没有好下场?只是突然想到了某些事,汪东辰自己也是颤抖了一下,生怕自己也会步两人的后尘。

在办公室里呆坐了一下,汪东辰调整了下情绪,旋即让秘书去通知召开常委会,李政正被纪委调查,汪东辰不得不先提前跟县里的几位主要干部透露下口风,对外统一口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47606.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