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之间1V2|我站着给你吃你能把我吃下去吗

张均听后,怒火中烧,沉声问:“兄弟,左天狼有什么来历,他凭什么能在半年之内崛起?”

那人叹息一声,道:“据道上朋友说,此人是位半步抱丹的高手,且心黑手辣。更重要的是,他还是西江方家的先锋将,背后有方家的全力支持。方家是西江地下世界的王者,势力非常庞大。”

张均听完故事,已经抽完了三支烟,他拍拍这位兄弟的肩膀,道:“好兄弟,你够义气,你的伤我会帮你治好。”说完,他把此人带上了车子,直接拉到自己的住宅安顿下来。

吩咐了刘阿姨好好照顾这位兄弟后,他又驱车赶往东海西郊的垃圾焚烧场去见张五。

 文学

张五是他在东海认识的第一个朋友,也是能为他两肋插刀的兄弟,他身上发生这种事,张均心中早就生出杀机。

沃尔沃跑车一路风驰电掣,直接开进了垃圾场,他巡视一周后,便在一片窝棚区停了下来。

垃圾场对普通民众来说是个肮脏的地方,可它对某些人却意味着财富,他们就是垃圾收集者。这些人有男有女,只要一个背篓和一个钯子,就可以在垃圾山上寻找金属、塑料、纸质等等,并把它们分门别类后出售,以赚取金钱。

垃圾场附近的这些窝棚,就是垃圾收集者平日住宿的地方。因为运垃圾的车子一出现,他们就必须第一时间下手,否则“好东西”就会被动作快的同行们刨走。

所以为了能够第一时间扒到值钱的废品,他们中的不少人干脆就住在垃圾场上。

窝棚一个连着一个,搭建在一片相对比较干净的地方。此刻,在一个被人废弃的窝棚里,一个中年汉子正艰难地吞咽一个腐败变质的烂苹果,他正是张均寻找的张五。

苹果虽然烂了,但它依然含有不少糖分,吃下之后能够提供一定的能量,让他不至于饿死。

“啪哒!”

突然一坨半软半硬的狗屎被人丢到他面前,一个黄毛青年走过来,“嘻嘻”笑道:“五爷,刚出腚的新鲜的狗屎,要不要尝尝?”

张五压根就不理他,他非常认真地啃着那只烂苹果,因为他要活下去,只有活下去,一切才有希望!

青年人看到张五无视自己的存在,眼中便闪过一丝恼怒,他一脚把张五手里的烂苹果踢飞,然后狠狠踏在其断腿之上。

“咔嚓!”

骨折声响起,张五眉头也没皱一下,他抬起脸阴森森地发笑,道:“孙子,你尽管折磨我,我张五会万倍地还给你!”

“我让你狂!”青年人大怒,用一个塑料袋抓起那坨狗屎,就要堵到张均嘴上。

忽然,他的动作僵住了,一只铁钳似的手捉住了他的腕部,阴森的声音仿佛是众幽冥地狱传来,在他耳边响起:“我帮你慢慢吃!”

然后青年人的手臂不由自主地往上一抖,那坨热乎的狗屎一下就堵进他的嘴里。他大叫一声,拼命挣扎,不断呕吐,但不知怎得就是闭不上嘴。

“咕咚”一声,他居然吃进了一多半,剩下的一小半都留在了嘴里,那滋味真是无法形容。

黄毛青年发狂一般回过身,然后他就看到一根手指在他眼中不断放大,最后落在了他的眉心。他脑袋里仿佛炸起一声惊雷,强光一闪,之后就丧失了意识。

从此之后,垃圾场多了一个每天找狗屎吃的年轻疯子。他没用几天就吃坏了肠胃,命丧垃圾场,死后尸体被野狗吞吃了大半,也算是报答了野狗们的赠屎之恩。

看着昔日纵横东海的张五变成了眼前这副样子,张均的鼻子一阵发酸,他走过来轻轻擦去张五嘴角的烂苹果泥,唤道:“五哥。”

张五眼里流下热泪,然后扶着张均手臂“哈哈”狂笑:“兄弟,我就知道你会回来!哈哈……”

张均双眼发红,他将张五背在身上,走向自己的车子。刚出窝棚,就被远处的两名青年发现了,他们刚买熟食回来。

他们见到张均要带走张五,立即就丢下东西,狂奔过来,一字并肩把人拦下。

“小子,你是什么……”

那青年刚开口喝问,身体突然就僵硬住了,因为他的眉心位置多了一根细若牛毛的金针。另外的两人还没弄清楚状况,就同样眉心金针,当场一命呜呼。

张均连脚步都没停,从三人的尸体旁边踏过,一直走到车子。

车上,张五用一种沙哑的声音道:“兄弟,你嫂子被他们糟蹋了,死的时候连件衣服都没穿。我的老父亲也死了,他在家乡被大火活活烧死,谁也不知道房子是怎么着的火。我的事业没有了,上百亿的财富凭空蒸发。我的功夫没有了,如今是个废人。”

张均咬着牙,一言不发。

“但我张五的志气没散!”张五吼道,“我张五还会站起来,然后一块一块吃下那孙子的肉!”

张均拍拍他肩膀,沉声道:“五哥,你放心,不出半年,张五爷还是张五爷,我会让那个狗日的左天狼吃屎吃到死!”

张五被他接回了住宅,并亲自为他清洗了身子,然后让刘阿姨做了一顿好吃的,看着他狼吞虎咽地吃完。

吃过了饭,张五换上了一件干净的睡衣,平躺在卧室的木床上。张均站在床沿,道:“五哥,你的身体很糟糕,但毕竟是化劲的底子,还有得救。我现在要先接好你的四肢脚筋和断骨,然后再帮你恢复修行。这个过程会很痛苦,你坚持一会。”

张五淡淡道:“兄弟,哥哥现在不怕痛,就怕不痛。”

张均明白他的意思,有什么痛苦能比家破人亡,身体残废更痛苦?痛苦现在对他来说,反而不再是痛苦,而是一种让他清醒的药剂。

三年学医,张均的医术虽比不上华布衣,但也算得上一流医者,水平不在东陵医王之下。特别他有佛眼透视之能,治疗张五的伤有奇效。

所谓的手筋脚筋,其实就是人身体上的肌腱,它一旦断掉,肌肉就丧失了牵引端,人也就废了。这种伤即使张均出手,也必须进行外科手术。

中医之中,其实也有外科,张均对人体结构熟知无比,学起来自然事半功倍,即使天下一等一的外科专家也绝对无法与他相比。

手术刀剖开皮肉,张均把张五的肌腱重新接上。由于肌腱有强大的收缩力,所以他不得不使用一些加固工具。

之后就是接骨了,接骨不需要手术,他施展医道九劲和一阳指,顷刻便可复原。而后,他又运转佛眼金光,全力修复张五的身体。

一天一夜,张均未出卧室一步,彻夜都在为其治疗。

三天之后,张五已经可以下床,只不过还无法做剧烈运动。与此同时,那位告诉他张五消息的兄弟,也被治好了,目前同样在家中休养。

第三天晚上,张均和张五坐在客厅里下象棋。下了一盘,两人和棋,张五道:“兄弟,左天狼这几天有没有反应?”

张均这几日都在关注外面的情况,道:“他想必已经知道是我把你带走,只不过还摸不清我的底子,因此迟迟没动手。”

张五:“可惜我身子还弱,不能出去和他斗。”

“五哥,我说过,这事我接着,你不用问了,等我消息。”张均道,“一头狼而已,说杀就杀了。”

“他是半步抱丹的高手。”张五道,“兄弟你有把握?”

张均笑了,道:“五哥,现在都什么年代了,武功高又有什么用?十步之内,我有一百种个办法杀死他!”

张五叹息一声:“唉,现在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看来我真是老了。”

张均翻起了白眼:“四十岁的人就喊老,我看你脑袋有问题!”

张五正色道:“兄弟,你这几天也要小心,同时也要让你身边的人谨慎些。”

张均眸光一寒:“就怕他不出手!”

次日早晨,左天狼正坐在他的圆形办公桌里,详细地看着手中的一份材料。桌前站了几名下属,都屏住了呼吸等他的命令。

左天狼很年轻,看上去也就二十六七岁,他的身高在一米八左右,体格匀称,眸光有神,长相也很英俊。可以说,如果抛开背景和身份,他是一个近乎完美的男人,很容易让女人着迷。

桌上的材料详细介绍了张均的身份和过往历史,看过后,他把材料往桌上一丢,问:“你们怎么看?”

一名中年人道:“狼哥,张均此人的背景非常神秘,和许多政界大佬关系密切,更与江湖上的不少狠人有交往。特别是,他的师父可是华布衣,所以这个人招惹不得。”

另一人也附和道:“狼哥刚刚在东海站稳脚,上面的大老板还没有认可您的地位,这个时候不宜树立强敌。”

左天狼转了转左手无名指上的青铜戒指,发出“呵呵”的冷笑:“神洲布衣,那已经是老黄历了!我左天狼,注定会重写地下世界的历史!狼七找几个人去试试张均的态度,我要知道他的底线在哪里。”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47995.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