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结合处走路都连接在一起 他说就蹭一下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老板显然也非常识趣,仔细地挑了八支蓝玫瑰,眨巴着眼睛说:“蓝色妖姬的花语是宿命,你要记住哦,相知本身就是一种宿命,然而相守却是承诺,你要好好珍惜。”

孙磊笑道:“那得看是和什么人相知相守了,有些故事的开始本身就是错的,都是上天一直在愚弄而已。”

老板摇头苦笑,不再多话。

孙磊这话其实也是说给自己听的,假使有一天他真的确认了刘敏和那个姓胡的有一腿,那他也就不想再听什么宿命承诺论。啥也别说,权当自己当初瞎了眼就对了。

三分钟之后,孙磊按照刘静给的地址找到了她的新家。

“哇!”刘静显然在一瞬间被孙磊手捧的花束“惊艳”住了,“孙老师,今天这到底是什么日子?让你来一趟还带了花,可以呀!”

刘静白皙的双颊上浮现了两点红晕,看来孙磊这招使得确实妙,还没真正开始勾搭就已经胜利了一半。

 文学



“今天不是什么特别的日子,但同样可以把最美的鲜花献给最美的人,还请姑娘笑纳。”孙磊半躬着身子,绅士风度十足地说。

刘静把花接在手里,只要稍稍靠近就能闻得那股沁人心脾的香气潮涌般的袭来,再加上孙磊刚才的甜言蜜语,她的心就想是掉进了蜜罐里似的,简直美得忘乎所以。

“我说,你这房子不错呀?价格不便宜吧,你发大财了?”孙磊在屋里走了一圈,这处两室一厅的房子虽然说大不大,但平时一个姑娘家住也足够了。

刘静娇嗔地白了孙磊一眼,缓缓说道:“胡说,我哪能发什么财呐,把我说得像傍大款了一样。这是我一个朋友早就买下来的,最近这段时间他出国去了,所以才把我叫过来看房子。”

“朋友?长大啦?交男朋友啦?”

“你别胡说,他算是前辈了,在海内外都是有名的歌唱家。他这些年来一直在传播民族音乐的传统唱法,是看准了我有天赋才好不容易答应免费教我的。”

孙磊心里冷笑,这世上难道还会有什么免费的午餐吗?

世间千里马易得而伯乐难求,好伯乐根本不缺千里马。

刘静不停地用指甲又掐着掌心,接着说,“我妈和我姐还好吗?还有我外甥。”

原来刘静至今还是没有放弃她的歌手梦。

他救得了刘静这个人但就救不了她的心,就让她这么自生自灭去好了,反正不到南墙心不死的人多半会有哭着回头的一天。

孙磊叹了口气,“哎,不好,她们一点儿也不好……你妈又住院了,已经躺了好几天,什么时候能醒过来还真不好说。都是因为你那个该死的姐夫为了抢家里的钱把你妈给推倒了,他早就逃了,现在公司还欠了一屁股的债……”

说起这些,孙磊心里又难免开始伤怀起来,一是感慨,二是同情。

刘静一听便气得发抖,手里的玻璃杯子猝不及防地滑落在茶几上,那清脆而响亮的敲击声似乎是对姐夫金宇那非人行为的控诉,心中那团怒火燃烧得无比热烈。

“别让我再看见他!”刘静恶狠狠地掐着杯子说。

“要不……你去陪陪你妈吧?她现在虽说昏迷不醒,但潜意识里总能感知到亲情的。”孙磊劝道。

虽然刘静不是王芹亲生的女儿,但毕竟也有养育之恩。如果她能和刘敏换着陪在医院,刘敏肯定也不会成天再和那个姓胡的待在一块儿了,说到底孙磊这么说也不是没有私心。

刘静略微沉吟,好像在顾及什么,只是装作随便翻看着杂志,却迟迟不答打算什么时候过去陪陪王芹。

王芹真是白疼她了……孙磊心想。

“哎,算了算了,我还是先不去,等我妈醒了我再去吧。”刘静低头嗫嚅。

“为什么?那是你妈!”孙磊这下是真有点恼了,因为他也同样为人父母。

“不为什么,反正我现在去也于事无补啊!而且我也很忙……现在去了我姐也只会骂我,说我一直不见踪影,我从小就和她玩不来,你知道的。”

孙磊这下几乎可以确定刘静是真不知道自己不是王芹的亲闺女,要不然但凡一个有点良心的闺女都会对二十多年来含辛茹苦的养母感恩戴德,绝对不会做出这种比白眼狼还不如的行为。

“你先坐坐吧,我去看一看火。”刘静自知理亏,所以就找了一个由头走开了。

今天早上出来得太急,孙磊肚子忽然有点打鼓,他见茶几上也没什么零食,便随便选个苹果削了起来。

一股熟悉而腻人的腥臭味儿让他忍不住想把脚步的垃圾桶踢开,低头一看,竟然是两个满满当当、里面浓稠液体还没干透的套套!

孙磊真没想到刘静已经下作成了这种样子,什么帮前辈看房子其实都是哄人的幌子,这里分明是淫窝,是她被包养了。

再想一想刘静说的什么免费教唱,孙磊马上就明白了怎么回事。看来这个前辈还真有两把刷子,教学都教到床上去了,还美曰其名地说是免费。

孙磊觉得真是恶心透顶了,刘静也该过了不经事的年纪,要不是“年老无知”那就是发自内心的龌龊和不堪,想想自己还是趁早撤退得了。

他打开门,正打算装作临时有急事的样子匆匆离开。

“哎呀!烫死我了!”

门刚一开,厨房里的刘静就大喊了一声,孙磊知道她以前在家从来就是十指不沾阳春水。

孙磊只好暂时先把门给掩上,走到厨房里看刘静在捣鼓什么鬼。

“你怎么了?真不会做饭可以叫外卖。”

“不……这是洗澡用的姜水和艾叶。”刘静低声说,整个右手顿时被烫得红肿发热,远远看去都能让人以为是红烧肘子。

“你看我这不争气的手,要不……孙老师你帮我洗吧?水要是一凉可就没有药效了。”

孙磊心里一惊,自己原本前脚已经走了出去,现在也不再去想瞎搞什么暧昧了,因为他在心里压根就看不起这种用身体换取什么免费教学的女人。而且还屡教不改,哪天要是真栽了什么大跟头也是活该。

“哎呀!我的手好疼,都怪我自己,连这一点点小事都做不好……”刘静语气嘤咛地说,可怜得像只流浪的受伤小花猫。

“那你为什么非要熬这些呢?明知道自己从来没下过厨房,你怕是连煤气开关在哪儿都不知道吧?”孙磊斜着眼睛说。

刘静当然不知道孙磊已经发现了垃圾桶里那两个才被装得满满当当的套,只是觉得他神色有点不对,明明才进屋的时候又是送花又是讨好,这会儿却冰冷得像个陌生人一样。

但男人的弱点基本十有八九都离不开下半身,她就不信孙磊能在自己烫伤手的时候坐视不理,直接软塌塌就将身体歪倒在孙磊怀里了。

“因为我从小就体弱呀,身子骨不好所以唱腔都提不上去。前辈说让我熬点这些草药热乎热乎,只有底子养好了才能把唱功给提上去。”刘静义正言辞地说。

正所谓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倘若刘静真是自己正儿八经的小姨子,孙磊今天哪怕是把她骂得狗血淋头也得把她骂醒。

这什么鬼玩意儿?肯定都是那老男人给找的借口,想让刘静养好了身子在床上好好伺候自己,还满口胡言净扯那些乌七八糟的破理由。

“你看现在怎么办才好嘛?你就说句话嘛!”刘静见孙磊还是不说话便也有点急眼了。

“我先给你简单包扎一下、上点膏药,然后送你去医院,回来以后再给你熬水,你自己洗。”孙磊不为所动地回答说。

“哼,本姑娘让你给我洗澡还是委屈你了不成?孙磊,你再多话我就立刻把这另一只手也放到开水锅里!”刘静气急败坏地赌气说。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48681.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