姽婳乱_高校生的玩物

陈剑之所以这么醋劲大,就生怕自己这宝贝媳妇的身体让别的男人看和摸,因为在他的心里,秋玲是这个世界上最性感美丽的女人。

张寒抬眼一看秋玲美眸中的期待,忙躲闪掉她的眼神,装作很坦然地样子,笑道,“秋玲,没事了,你把衣服穿起来就可以走了”。

“张医生,你今天不敢摸我了吗?”,秋玲有些失落地问道。

“没有必要摸你呀!你身体好好的,腹中的胎儿也没事,我干嘛要摸你呢?秋玲,别胡思乱想了,起来吧!”,张寒笑道。

 文学

“我没有胡思乱想,是你自己胡思乱想了吧?”,秋玲挑衅地笑道。

“嗯,就算是吧!我怕了你了,秋玲,别闹了,你再这样,下次我就让别的医生给你检查了”,张寒笑道。

“你敢!我的身子除了你我老公陈剑,只有你能看,还随便你看,别的男人休想,我死也不让别的男人看”,秋玲嗲嗲地笑道。

“呵呵,真要是病了,可由不得你了,起来吧!”,张寒笑道,然后转身要走,被秋玲拉住了他的衣袖。

“张医生,你别害怕,我不是个坏女人”,秋玲认真地看着张寒。

“呵呵,我知道,我从来没有想过你是个坏女人,你在我心里是个贤妻,是个好女人,要不然陈主任一家人不会对你这么认可,你老公不会那么爱你”,张寒笑道。

“那我刚才这样跟你没正经的,你不会看不起我吧?我确实有点失态了,但我真的忍不住,我头一回跟老公以外的男人这样没正经”,秋玲羞涩地说道。

“呵呵,秋玲,我没有太在意,我只把你刚才跟我讲的话当成是情不自禁,是真情告白,但我现在脑子很清醒,知道有可为,有可不为”,张寒笑道。

“嗯,谢谢你的理解,张医生,你真的是个好男人,我那天见你有好几个女人,还有点误会你肯定是个大色lang,我现在理解你了,真实的你,其实很有分寸,不是那种滥情的男人,你真要滥情的话,用你们男人的话说,你很容易就搞定我了,何况你还这么喜欢我下面的样子,可是你控制住了自己的欲yu望,不简单!”,秋玲崇拜地看着张寒说道,张寒越不主动要她,她越觉得张寒不简单,不是个普通男人,对他就越有兴趣。

人就是这样,得不到的总是最好的。

“呵呵,秋玲,你别把我说的那么好,我自我评价是,是个好医生,是个好村长,是个好儿子,但不是个好男人,不是个好丈夫,不是个好父亲,我做不到专情,我喜欢的女人有好几个,做不到只对一个女人好”,张寒愧疚地笑道。

“那说明你真实呀!也许人本来就可以同时喜欢几个人呢?我现在也有这种感觉,我爱我老公陈剑,但我觉得我现在也爱你,你们俩谁要睡我,我都会给,而且心甘情愿”,秋玲动情地说道。

“别说了,秋玲,我抵抗力没有你想的那么强,再说下去,我保不住真的会顶不住的,走吧!”,张寒坏笑道。

“呵呵,顶不住你还能怎么样呀?你又不是没有进入到我的身体里?我自己也奇怪,那天晚上我竟然会让你出去,其实,回去的路上我就后悔了,我后悔自己把你叫醒,我不知道如果你跟我完完整整地做一次,你还会这么拒绝我吗?”,秋玲说着,美眸楚楚动人地盯着张寒的眼睛。

“秋玲,真的别说了,求你了,我们以后真的不要再说这个话题了,很危险的,何况你现在腹中有胎儿,不适合跟我在一起?”,张寒坦诚地说道。

“为什么呀?你不是跟我说,我可以跟我老公做吗?只要他的动作不太猛就行,这是你说的呀?”,秋玲反驳道。

“那你有没有想过我在这方面要比陈剑强多了?你那天晚上不是很疼吗?你老公跟我的差距还不明显吗?如果那天晚上你不叫醒我,真的非常危险,你明白吗?我喝了酒做这事很猛的,一不小心你就会流产的”,张寒坏笑道。

“真的呀?”,秋玲嗲嗲地笑道。

“当然了,这我还用得着骗你吗?”,张寒笑道。

“那你现在脑子这么清醒,也就是说,你现在要是跟我做,肯定不会流产是吗?你是医生,你知道该怎么处理这种事情是吗?”,秋玲总觉得自己没有勾诱到张寒很失败,最关键的是,她觉得自己下面很痒了,好想让张寒那个大家伙弄进去给她止痒,因为自从她怀上后,她老公陈剑就不敢再弄她了,以前她们做的频率很高,她已经习惯了至少两天要一次,现在一个月都没有一次,她自然十分渴望。

而张寒这家伙今天就是不搞她,这让她很泄气也很不服气,所以张寒连续说了几次让她穿上裤子,她都无动于衷,依旧让自己最性感的一面对张寒开放着,以做最后的勾诱。

她知道,只要不流产,现在这个阶段让张寒搞,什么问题都没有,因为她已经怀上了陈剑的孩子,没有怀张寒孩子的风险了,随便做都没事。

张寒见秋玲的美眸里喷出了一团烈焰,痴痴地看着他,张寒本来完全没有想过要搞她,尽管他确实很想,因为她太吸引他了,但并没有打算付诸行动,可现在,他在秋玲连环勾诱下,下面做好了一切战斗准备,下面的大帐篷在瞬间搭建了起来,而这一幕让秋玲尽收眼底。

她知道,她的勾诱即将成功了。

于是,秋玲干脆将自己的裤子一扯到底,扔到了地上,她光着下面下了床,走到了张寒的面前,美眸直视着他,“张医生,我喜欢你,让我再做一次你的梅子吧?你放心,我有分寸,不会伤害到我们俩的家庭”,说着,秋玲的玉手盘上了张寒的脖子,香唇递了上去。

张寒哪里受得了这种勾诱呀?呼吸急促起来,立马将她拦腰抱起了,朝病床上走去,到了床沿,将秋玲放倒在床上,眼睛色眯眯地盯着她的胯部光秃秃的雪白小山丘,深情地将自己的头埋入其中,游入其中。

秋玲轻吟了一声,扭动下面,“啊、、张医生,用你那个大家伙,我太想了”。

就在这时候,门外传来了张妙的娇喊声,“寒子哥,你给秋玲姐检查好了赶紧出来哈!外面已经有五个患者在等着了”。

张妙这么一嗓子,把张寒已经点燃的烈火瞬间浇灭了,他忙从秋玲的胯部抬起了头,大口大口地喘着,闭上了眼睛,平复一下心情,“对不起,秋玲,差点出大事了,我这一辈子还没有在给患者看病当中搞女患者,你快点起来吧!”,说着,下了床,将秋玲的裤子递给了她。

秋玲的美眸中瞬间滚落出了两行清泪,她默默地将自自己的裤子穿好了,下了床,擦拭了一下泪水,拥着张寒的腰,“张医生,我不是个坏女人,就是忍不住喜欢你,以后我不会这样了”。

“嗯,秋玲,在我心里,你是好女人,你很优秀,出去吧!再不出去,妙妙就该怀疑我们俩有事了”,张寒说道。

“那你说我们俩有事吗?”,秋玲反问道。

张寒一愣,他也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了,要是没有吧!好像对秋玲是一种伤害,那天晚上自己明明已经进入了她的身体,虽然很短暂,但原则上,自己的家伙已经进入了她的身体,这就表示发生了实质性的关系。

可要说有吧!他又觉得很勉强,毕竟没有进行过快乐的摩擦运动,“应该是、、有吧?”,最终他给出了这个有点模糊的答案。

“哼,当然有了,你上面和下面都欺负我了,别想反悔,我反正卯上你了,但你放心,我不会想嫁给你的,我要做你的地下情人,只有我们俩知道的,我走了,下次你就没有这么幸运了,我不会浪费时间的,我要直接做你的梅子,哼,你等着瞧吧”,说着,秋玲扭头就出去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49158.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