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迷情*多肉短文湿300字左右

没等他说完,陈母立即封住他的嘴:“胡说什么?平时你总是老眼昏花,耳朵失聪,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听不见,今天怎么变得这么灵光?”

“不是呀,你看看他们刚刚那个样子……”

 文学

“他们那个样子怎么了?你女儿又不是小孩子,她知道该怎么做!再说了,你那女婿又不是什么好东西,天天在外面吃香的喝辣的,交际一些猪朋狗友。”

“这是两码事好不好?咱们做大人的,只能盼孩子们好,千万不能……”

“我什么时候没盼孩子们好了?一个巴掌拍不响,再说了,这可是你亲生的女儿,女婿是可以换的,女儿就这一个!”

这时电梯的门开了,两个老人走了进去,再也听不到他们的声音了。

我在心里不住摇头,看来做父亲的正义感都多一点,而做母亲的,总会偏袒自己的孩子。

陈灵均的母亲如此,陆雨馨的母亲,又何尝不是如此?

也许平时管教的时候,母亲对女儿都要啰嗦一点,管的事情也多一点,可真要涉及到女儿本身的利益时,做母亲对女儿的袒护,绝对是无原则和不讲道理的。

我拍着陈灵均的肩膀,哄着她慢慢睡着,趁着给她换点滴药水的时候,我起身朝门外走去,护理阿姨此时走了进来,我让她照看一下,自己则走到过道上,给师父打了个电话。

师父还是一副为老不尊的样子,而且口无遮拦,像是怕我不出事似的。

电话一接通,他就问道:“臭小子,又惹了什么祸事?”

我已经习惯了他的这种口吻,也不去跟他计较,只是埋怨了一句:“我希望你以后有事没事的时候,别总是关机,万一真被你说中,我闯下个天大的祸事,找不着你怎么办?”

“我去,你丫的真要是把天捅了个窟窿,找我也没用呀?”

我懒得跟他耍嘴皮子,立马单刀直入,开口询问:“师父,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婴灵一说吗?”

“臭小子,你丫的又祸害了哪个女孩子?真要是流产成了婴灵,那可就真麻烦了!”

真是日了驴了,还真有婴灵一说呀?

“不对呀,婴灵也应该算是脏东西的一种,如果真能附着在母体之上,我已然开的天眼,应该可以看见的呀?”

“你小子懂什么?如果是在没有成型之前流产,也不一定会形成婴灵,只有至少怀孕了两个月以上,貌似没有出怀,但依然在母体内形成雏形的胎儿,一旦流产,就会形成婴灵。”

“那婴灵能超度吗?”

“超度婴灵,是要有很深的道行,自己的神识,能够行走于阴阳两界之间,才能像个摆渡人一样,完成婴灵的超度。一般人修炼了一辈子,最大的本事,就是利用法术和神咒,从母体中驱除婴灵,但被驱逐的婴灵,随时随地也有可能重新附着到母体。道行再高一点的,再驱逐婴灵的同时,也可以将它毁灭,让它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现在我才明白,对付婴灵,其实跟对付其他任何孤魂野鬼一样,主要是看作法者的道行如何。

道行低的,只能做到驱离,还无法保证不被重新附着。

道行高的,可以将它毁灭,让它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只有修炼到了一定的程度,或者说本来就是某某神仙下凡,才有可能超度成功。

我赶紧把张天师说的事情,仔仔细细的跟师父说了一遍,最后问道:“师父,你觉得这个张天师是不是个骗子呀?”

师父解释道:“从他说的这些事来看,他是有一定的修为的,或许像师父一样,因为某种机缘巧合拜了师,掌握了一些道家的皮毛,再结合多年做法的经验积累,完全能够判断出被害人是被什么脏东西上身。当然,能判断出,和是否能最终解决问题,那就是两码事了。”

“你的意思是说,即便他不是骗子,也不一定能够对付得了婴灵?”

“所有一时无法转世投胎的孤魂野鬼,就算婴灵最厉害,因为它怨气最重,报复性最强,而且原本就在母体中形成,本来就不易察觉,一旦最终成型,可不是谁都能对付的。而从他开价要一万二这个价位来说,不算是太高,不像是职业骗子,说不定机缘巧合,他还真的从别人的身上搞掉过一些脏东西,所以才会有这份自信。”

“有一点我还不明白,既然是做法事,什么时候不可以,为什么非要等到凌晨,或者是下午两三点钟?”

“连这个都不懂,你丫的还敢称是我的徒弟?”

“你好像也没教过我呀?”

“怪我喽?”师父叹了口气:“如果把一天分为阴阳两极的话,凌晨当然是阴阳交替,阴气最重的时候。那个时候的孤魂野鬼最厉害,同时也是警惕性最放松的时候,具体到婴灵,最容易在凌晨积聚成形,而平时,它就像是一股晦气侵蚀在母体身上,是很难弄掉的。”

“那么……”

“急什么?当年老子教你的时候,没见你这么用功呀!”师父怼了我一句之后,接着说道:“每天中午时分,是阳气最盛的时候,但所谓物极必反,越是在正午,如果你在树荫或者其他阴暗的通道里,你就能感觉到阴气比其他地方更重,这就是所谓的灯下黑,这也是为什么人们在午睡的时候,更容易睡沉,也容易做噩梦,醒来的时候,脑袋比半夜醒来还要痛的原因。”

原来如此,夏天午睡的时候,如果火焰不高的人,还更容易被一些脏东西上身。

师父接着说道:“你说的那个张天师,既然懂得在这两个点做法,证明他还有两把刷子,同时也证明他不是什么得到高人,否则,他根本就不用等这两个点,随时随地都可以做法。”

我忽然想到自己,当初给李明亮去赶张东西的时候,就不是在这两个点上。

“师父,那你觉得我要是做法,是不是比他的效果更好?”

“那是当然,你小子要是做法,绝对手到擒来!不过,你给我说句实话,那流产的孩子是不是你的种?”

“这……重要吗?”

“妈蛋的,看来是你的种了!”师父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看来真是冤孽呀,你要知道,修行的人是不能杀生的,更别说是杀自己的孩子。你如果亲自做法,除非能够超度孩子,否则,先不说你是否能够折寿,恐怕这辈子,你都不会再有孩子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50194.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