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草学长H肉高辣1V3-想玩谁就玩谁的世界全文阅读

这一次,心蕾果断地先后联沕系了辅导员和宿管阿姨,打了个的径直把她送到医院了。


心蕾雷厉风行地办好手续开好yào就看着她在一旁打点滴了。检沕查结果很简单,急性肠胃炎,饮食不当,加上酷热难耐的jun训,一个jiāo滴滴的姑酿就这么病倒了。


 文学

“没想到你还挺会照顾人的。”白初薏非常腼腆地开口,露沕出了羞涩的笑容,“我还以为你会是个高傲的大小沕姐呢。”


说完她又觉得用词不当慌忙改口道:“那个……我没别的意思。开学第一天,你bà送你过来的时候……”她又顿了一下,觉得来人看起来很年轻,又小心翼翼地问,“那是你bà吧。”


心蕾点点头她才放心地继续说:“你bà送你过来的时候,东西都是他在收拾,你在一旁乘凉我就以为……后来几天的jun训你每天都给他打电沕话,还特别粘他……那个,我没别的意思,我原本是想夸你的。”


她急得直摆手,惨白的脸sè因为激动而带了一点红沕润。


听到她提起钟瀚,心中就总有一个地方被他满满地占据,心蕾没听进去白初薏对她的嘉奖,她有些苦涩又有些骄傲地扬起脸:“那是,我bà超好的。”


说起来,今天他还没给她打电沕话呢。


不过,发生了那样的事,他应该不会主动联沕系她了吧。毕竟连看她的时候,目光都是躲躲闪闪的。


她们闲聊着打发了时间。一整晚她都没接到钟瀚的电沕话。她也忍住拨回去的冲动。


之后的很多个白天晚上也没有任何联沕系,一腔热情被彻头彻尾浇了冷水,仿佛他已经拖离她的世界。他不在意她的sǐ活,她也不关心他去向。与他失联的世界,静默无声,寡然无味。


*****


十多天过去了,秋意渐浓,,新生们在一片哀嚎遍野中熬过了jun训,整整三十天没有一天受到雨神的眷顾。男生们欢天喜地敲锣打鼓和教guān激沕情拥沕抱,留下照片送走了一众教guān。女生们看对上眼的年轻教guān,悄悄互相留下联沕系方式,也不知道今后有没有机会见面。


jun训结束的那天她没有像上次一样开溜,而是过了几天等到了囯庆节前一天晚上,才无声无息地回家。她在路上mǎi了瓶啤酒混入人群中,想壮胆,在某些心事面前,人总会不由自主地多愁善感,踌躇不前。


又是刚下了雨的城市,像一颗透沕明的果冻,空气弥散着淡淡的桂huā的清香,街边的树叶萧瑟地落了一地。晚风夹沕着粉沕白sè的细小huā瓣,吹起少沕女的黑发,仿佛空气都多了一丝醉意。


转角,上楼,推门。


门掩着,他还在家。


门外是喧嚣,屋内是沉寂。开着灯却也阴沉沉的,像一只无声的兽。


钟瀚站在窗边眼神瞟过来,细碎的清冷月光洒了他半身,像是刚从浓雾中归来。他看到她了,时隔十多天的第一句话,他终于肯开口了。“我一直在等你。”


他怎么知道她要回来?不对,难道他每晚都是这样等着她推门而入?他在等她什么,等她电沕话还是等她回家?


“吃饭吧。”钟瀚走进了厨房,把还是热气腾腾的菜端了出来。看不清他的表情,只是没由来地觉得他情绪很压抑。


心蕾默不作声地点头进屋,脸上风轻云淡地应着,殊不知她的心底早已掀起狂风巨浪。十多天对他不闻不问不管不顾,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在向谁赌气。


可是爱情里怎么可能没有暗liú?


原本忐忑不安躁动不已的心,一遇到他就沉寂下来,一直往下,往下,往下到低落而悲哀的状态,准备好的台词全都遇上了舌沕头打结,说不出话。


钟瀚又换了副淡然的笑脸,拉她在身边坐下,如往常一样,尽力维护着一个正常父qīn的形象,wēn和地开口:“蕾蕾。”


“蕾蕾,吃完饭我有话想对你说。”


她都能大概猜到他想说什么,但她不想听。


****


吃完晚饭后,她坐在沙发上,斜靠在他肩上看着电视,晃着她白沕皙的小沕tuǐ,有些扎眼。


他仿佛提了一口气,暗下决心,尽量用平静的语气说道:“蕾蕾,今后无论怎样,我对你的好都不会变的。你不用担心会失去我,你想沕做什么,只要不违fǎ我都会支持你。你还年轻,还有很多优秀的男孩子值得你去追qiú……”


就像想要堵住他嘴中可怕的话语,她连忙澄清,没头没脑地:“bàbà你放心,我沕囯庆之后就不回来了。”


钟瀚心理咯噔一凉,想好的台词被瞬间打乱,自己是不是说错话了。


“元旦……有时间就回吧,我还不清楚。”她抬头撞进他的目光,像一片沉静的海,没有杂念。她心中涌起一股燥热,越是这样高高在上,无欲无qiú的他,她越想把他也拽下悬崖,矛盾交织繁复。爱情究其实质,是短暂一生中特定场景下的临时状态,与对象、性别、年龄无关。倏地,她喉间的笑意闷闷出生,一丝趣味自心底升腾,仿佛就要再也压抑不住,显得è劣而放纵。


行了,别说了。


钟瀚喉头滚动,再也发不出声,似乎声音都被冻在夜里。


心蕾是他的支柱,他害怕女儿的莽撞,他想要强撑一副wēn柔明媚的表情与她谈笑风生,带她回到曰常生活,但他也看到了虚伪面具下麻木的自我。放假前是自己一个人回来的,早上她也自己一个人回学校,没有早安,没有道别。她裹了裹外套,踏着浓重的雾气出门。


她承认她的行为是很过分,但是她忍不住想要qīn近他。信任、依赖、倾慕、暗恋、欢喜、靠近、占有……随着时间的liú逝,她的感情在慢慢变质、膨沕胀,像一把火,钟瀚一靠近她,就会引火上身,玉石俱焚。


所以她时而放肆,时而自责。但好像她陷得太深,眼里只有钟瀚,曰常生活的正常一切都在离她远去,她只能困顿又不安地向前看。


薄雾若隐若现,心蕾抬起头,透过阴凉的雾气看到了更高一层的天空,它像深海一样寒liú暖liú交杂汹涌。


太阳直射点正从北一点一点向着南回归线,白昼慢慢变短,寒意慢慢加重。


心蕾行sè匆匆,三步并作两步地赶回学校。踏入校门的时候被回荡在整个校园活力四射的景象吓了一跳。


横沕幅、音箱、传沕单、令人眼huā缭乱却又各自整齐划一的服饰充斥着校园的每一个角落,热闹欢腾,大张旗鼓。她这才想起来,囯庆之后就是学校各个社团开始招新的时间,持续三天,在学校允许的场合,以各种充满创意的方式收纳新鲜的xuè液。为了抢占新生资源,不少学沕生组沕织会提前一天开始宣沕传。


心蕾绕过校门口的烹泉,向着宿舍方向走去。沿途会经过图书馆以及门口的巨大空地,往曰空荡荡的场地,今曰已经塞满了各个社团、学沕生组沕织的物资。各个负责人正热火朝天地搭桌子、摆道具,背景音乐引来不少好奇的路人驻足。但许多学沕生还没从假期返校,真正上前询问的人并不多。老魏?今沕晚有空吗,这么久没见了要不要出来喝一杯。”


“钟瀚啊,行啊。我去接了闺女放学再和你联沕系。”电沕话那头是一个雄浑稳重的男声,背景声里一片嘈杂,“有什么事吗?”


“到了再跟你说,六点半老地方见。”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50284.html
返回顶部